“致远”舰的死敌――日本海军“吉野”号巡洋舰详解--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致远”舰的死敌――日本海军“吉野”号巡洋舰详解

文/ 总点击:12053 总字数:10000


1894年9月17日下午3时许,一艘维多利亚涂装的中国巡洋舰在完成了一次悲壮的冲锋后,在滚滚浓烟中倾覆在了大东沟的黄海海面上。随后一辈又一辈的中国人便记住了这艘中国军舰的名字“致远”,它的管带“邓世昌”以及它的头号死敌——日本海军“吉野”号防护巡洋舰。

 

“吉野”号的诞生

 

从世界防护巡洋舰的发展史来看,“吉野”舰和“致远”舰相逢于战场似乎有着某种宿命。众所周知,“致远”级防护巡洋舰是19世纪末英国最成功的舰船设计师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的得意之作,而“吉野”号的设计则是由号称威廉·怀特最有实力继任者的菲利普·瓦茨(Phillip Watts)所完成。

 

更有意味的是,在设计风格方面,“吉野”舰和“致远”舰有着更深的渊源。威廉·怀特爵士在成功地完成了“致远”级巡洋舰的设计工作之后,马上又接到了阿根廷海军的订单(此舰随后被命名为“戴玛佑”号)。而这一次,他已不再受诸如吃水深度、主炮种类、预售总价等方面的约束,威廉·怀特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尝试新构想了。根据威廉·怀特的理念,防护巡洋舰较战列舰的优势之处在于航速,劣势之处便在于防护,因此,将本身侧面装甲就十分薄弱的防护巡洋舰与重炮厚甲的战列舰(铁甲舰)一同编队是很不科学很不划算的。显而易见,这样的战术不但很难发挥防护巡洋舰快速灵活的优势,而且更容易让各国上百万英镑购买的新式巡洋舰成为战场上的活靶子!

 

于是,威廉·怀特决定把新式巡洋舰的中小口径速射炮优势发挥到最大,他为“戴玛佑”号的侧舷添设了更多的耳台,8门阿姆斯特朗4.7英寸炮分设在左右两舷的耳台内,另在前后主甲板上各设1门8.2英寸主炮。如此一来,使该舰的侧舷火力达到10门,构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火力网。当然,威廉·怀特意识到仅有火力是不够的。借鉴“致远”级的经验,威廉·怀特将“致远”级4座高式燃煤锅炉和2台卧式三胀往复蒸汽机的动力组合进行升级,又为阿舰添加了4座高式燃煤锅炉,并将卧式三胀往复蒸汽机换成了最新式的1890式往复式蒸汽机。如此一来,“戴玛佑”号巡洋舰海试时,在锅炉强压通风的条件下,其航速竟轻松地突破了20节,达到了22.4节,成功地摘取了世界最快巡洋舰的桂冠。

image002.jpg

(阿根廷“戴玛佑”号防护巡洋舰侧面线图)

 

但是,令阿根廷人始料未及的是,世界最快巡洋舰的桂冠很快被抢走了,抢走荣誉的是日本人。在此前的1887年还企图以建造装备大口径火炮的准主力舰(如“三景舰”)来对付中国海军的日本,为何在此时转而重金求购世界最新潮的防护巡洋舰了呢?此问题大概可以这样解释:自1885年前后深受邻国“大舰巨炮”刺激的日本接二连三地提出了“第六次海军扩充计划”、“第七次海军扩充计划”、“第八次海军扩充计划”等;这些“规划”中几乎都囊括了建造铁甲舰、一等巡洋舰、二等巡洋舰在内的各型舰只,当然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一时期的日本海军并没有确立起一个以“大舰巨炮”或“快炮快船”为主的建设思路。而现实中再完备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随着19世纪80年代后期欧洲钢价的一路走高,在短时间内日本的国力尚很难支持海军买到理想的主力舰,如此形势便逼得此时急于扩张海军却囊中羞涩的日本政府将目光转而投向新式巡洋舰。从此时已服役的日本主力舰只来看,铁甲舰“扶桑”舰体锈蚀严重,装甲巡洋舰“千代田”并没有表现出高出防护巡洋舰一筹的实力,新近服役的“三景舰”因锅炉、主炮等原因问题连连,似乎唯有阿姆斯特朗的早期作品“浪速”级防护巡洋舰堪称完美,颇得日本海军上下的认可,并多次参加远航任务。同时,随着这一时期速射炮等技术的完善,防护巡洋舰迅速成了各国船厂的热销品。此外,在日本海军界,以坪井航三为代表的日本旅欧旅美海军将领始终倡导使用单纵阵,他们认为单纵阵才是蒸汽舰队之间决战的最可靠阵型。如此一来,航速快且舷侧火力凶猛的新型防护巡洋舰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他们密切关注的对象。

image004.jpg

(“吉野”号设计者菲利普·瓦茨)

 

时任日本海军省顾问,横须贺海军工厂监造官的法国人白劳易,自然希望来自法国的船厂接下来自东瀛的订单。但令白劳易倍感无奈的是,法兰西建造的各型巡洋舰始终无法令挑剔的日本军界满意。1889年日本在法国订造的巡洋舰“亩徬”于归国途中不幸失事,尽管随后日本利用赔款又在法厂补充建造了日本海军的第一艘装甲巡洋舰“千代田”号,但“千代田”舰在火力等诸多方面都无法达到主力舰的标准而始终被作为次级舰使用。直到7年以后,日本政府才利用中国的《马关条约》赔款,重金在法国订造了另一艘大得多的装甲巡洋舰“吾妻”号。然而,该舰却是日俄战争中联合舰队六艘一等巡洋舰(皆为装甲巡洋舰)中表现最差的。以上事件似乎都暗示了这一时代法兰西船厂的造舰工艺同大洋彼岸的英吉利相比有不小差距。

image006.jpg

试航时的“吉野”号巡洋舰照片)


1892年,经过曾在英国订购过“浪速”级巡洋舰的驻英海军少将伊藤成祐的四处奔走,终于将日本政府订购最新式巡洋舰的意图转达给了威廉·怀特公爵。但令日本人失望的是,此时威廉·怀特公爵的心思已经不在设计新式巡洋舰上了,此时的威廉·怀特把自己关在家中,静心钻研改良型战列舰去了,无论日方提出怎样的条件,威廉·怀特都拒绝出山。于是伊藤等人只得转求他人。恰恰在此时,那位威廉·怀特公爵的继任者菲利普·瓦茨先生出现了。在与日本代表的几番洽谈之后,瓦茨表示能够在“合理的价位”内尽力满足日方对新式军舰的多数要求。更令日本人欣喜的是英国工厂的办事效率。接受日本合同的阿姆斯特朗兵工厂答应买方在12个月内完成新舰的主体部分建造,再用不超过十个月的时间完成全部舾装工作。后来的事实证明,英国人并没有说大话。从新军舰于1892年1月3日在阿厂开工建造,到1892年12月20日新舰下水,仅仅用了十一个月零十七天的时间,而到了第二年的9月30日,新舰就正式宣告完工了,实际总工期用时不超过21个月。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19世纪头号海军强国的造舰技术的确令人称奇!也许当代人对这一建造速度并无概念,那么我们不妨来对比一下当时其他国家的造舰期间:在此同一时间,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国纽约海军工厂为建造一艘比该舰小得多的防护巡洋舰“辛辛那提号”(Cincinnati)竟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image008.jpg

(“吉野”号舰名取自日本风景秀丽的 “吉野川”)

 

早在新舰下水以前,日本内阁就把这艘外观颇为美观的防护巡洋舰定名为“吉野”。需要说明的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的巡洋舰大多以山川河流的名字命名。“吉野”二字取自日本四国地区风景秀美的吉野川,此处至今仍是日本的名胜。如同此前“三景舰”的命名一样,当时的日本政府就是在企图借美景之名而为新锐军舰增添更多的人气,从而为军备活动争取更高的支持率。

image010.jpg

至今仍完整保存于英国纽卡斯尔博物馆的“吉野”号原厂模型)

 

中日竞购之说

 

近年来,在一些影视作品中不约而同地反映了这样一个情节,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曾把“吉野”号首先推荐给了中国,得知此消息后中国北洋海军内部也曾一致上奏朝廷建议购下此舰。然而清廷却在几番周折之后放弃了此良机,最终“吉野”舰被日本天皇拍板毅然买下。但是近年来经过专家学者的多方考证,这样的情节是不符合史实的。

 

历史上的中日两国确曾在甲午战争前后为购买他国军舰展开激烈竞争,而且竞购的目标不只一艘,其中就包括一艘各项数值与“吉野”颇为相近的“白朗古恩卡拉达”号(Blance Encalada)。整个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在中日甲午战前,李鸿章数次向清廷请购快船快炮,但一直未得肯定回复。直到在丰岛海战受到了日本海军的公然挑衅,清廷才点头应允李的购舰方案。1894年8月2日,李鸿章致电总理衙门报告驻英公使龚照瑗在英国找到一艘待售巡洋舰(非“吉野”舰)。但清廷回复过迟,导致军舰被他国购得。

 

恰在中国外购军舰受挫的时候,英商怡和洋行买办锡克告知李鸿章,称南美新秀智利愿向中国出售一艘性能与“吉野”颇为相近的防护巡洋舰“白朗古恩卡拉达”号。不料精于情报工作的日本当局在得知中国欲购新舰后也加入竞标行列,于是,智利对于“白朗古恩卡拉达”号待价而沽。价格从40、42万英镑而一路哄抬至50万英镑(折合白银350万两,此价位比“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的总价还高),于是接到报价的李鸿章陷入了深深的迟疑中。

 

在随后的接触中,智利政府表示如果中国出价“合理”,则愿意向中国出售包括铁甲舰“卜拉得”号、防护巡洋舰“白朗古恩卡拉达”号、以及大名鼎鼎的“埃斯美拉达”号在内的7艘军舰。闻此消息的李鸿章、龚照瑗甚至商议:在智利购得数艘主力舰后,聘请英国著名海军将领指挥,配足弹药后,从太平洋直捣日本长崎。但李、龚二人的计划很快落空了,就在大东沟海战后不久,智利反悔了,无论中国出价多少都不肯出售哪怕一艘军舰了。后来的情况才证明,在中智接洽陷入僵局之时,日本政府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抢先买下了后来更名为“和泉”号的“埃斯美拉达”号。于是,智利政府的态度迅速偏向了日本。实然,“埃斯美拉达”号性能远逊“白朗古恩卡拉达”号,故价钱也相对便宜很多。这种被对手花小钱就破坏了自己全盘战略的事件应该称为中国外购军备史上的教训。

image011.jpg

吉野”舰首尾卷草纹饰)

 

“吉野”号的性能

 

“吉野”号由阿姆斯特朗埃尓斯维克工厂(Armstrong, Elswick)负责建造,1893年9月竣工时的基本数据为:满载排水量4216吨,垂直线间长109.73米,最大宽度14.17米,吃水深5.18米。

 

“吉野”号干舷较高,采用了和“致远”级相似的首位楼型设计,前后两桅杆与艏艉楼,以及前后舰桥的协调搭配为改建的美观度增色不少。为了配合舰首的全钢冲角流线,自舰首主甲板下端向水线处下倾明显,同时,舰尾也采用了更加突出菊花徽章的下倾式设计。因此,“吉野”号的水线长度达到了118.2米,此长度比垂直线间长多出的8.47米就是该舰首位下倾的总长度。这种设计也成为英国19世纪90年代防护巡洋舰的普遍特征。当然,“吉野”舰首位部更夺目的是瓦茨为该舰配备的超大号的卷草菊纹徽章。由下图可见,此徽章自舰首向左右两端各延伸近两米,比日本后来建成的“富士”级战列舰的初期徽章还要大,可见当时的日本海军对于得到这样一艘世界一流的防护巡洋舰有多么洋洋得意。

image014.jpg

吉野“号原厂模型,可见其“瘦身”型艏楼设计和卷草纹章。)

 

“吉野”号的火力群由阿姆斯特朗独家研发的4门6英寸速射炮(约152毫米),8门4英寸速射炮(约120毫米),以及22门47毫米哈乞开司单管速射炮组成。值得一提的是,阿姆斯特朗公司的这种利用管退方式缩短了火炮射击后复进时间的技术,配合以阿姆斯特朗最先进的炮架(该技术巧妙地将液压筒配备到了炮架的复进机),不但切实增加了火炮有效射速,更在思路上契合了威廉·怀特减轻舰艇重量、增加航速的思路,为19世纪90年代防护巡洋舰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同时,相比于笨重且体积巨大的克虏伯火炮,带有制退器的管退炮技术大大减少了火炮的操作空间,从而使设计师瓦茨可以将8门4.7英寸40倍口径炮十分从容地配置在该舰艏楼末端至艉楼前端的两舷各4个的耳台里。当然,不得不提的是“吉野”号的4门6英寸40倍口径速射炮,该炮膛线长6096毫米,弹头重45.4千克,射击速度为每分钟7发,有效射程8600米。“吉野”舰的两门6英寸主炮分别布置在艏艉楼甲板上,另有两门位于舷侧的第一个耳台内。其设计的巧妙之处在于,设计师瓦茨对艏楼甲板进行了巧妙的“瘦身”,使得舷侧的两门6英寸速射炮足以完成舰首方向的射击,这两门舷侧主炮与艏楼上的1门6英寸火炮相配合,组成了“吉野”舰的正面火力群。

image016.jpg

吉野”号主炮结构图)

 

虽然由于这两门6英寸火炮的位置偏低,易在高速航行时产生上浪问题,但在阿姆斯特朗船厂看来,几块小挡板就足以使此问题迎刃而解了。同时,由于考虑到鱼雷对于高速巡洋舰作战的重要意义,“吉野”舰配备了多达5具的鱼雷发射管,其中一具位于舰首,前后桅杆两舷侧各两具。

image018.jpg

image020.jpg

(上图为“吉野”号配备的鱼雷发射管结构图;下图为“吉野”号右舷后部的鱼雷舱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到该鱼雷管旁配备的小口径火炮。)

 

在防护方面,贯穿全舰的穹甲甲板成为了该舰的主要防护构成,该甲板的侧面倾斜部装甲厚度为4.5英寸,中央隆起部分为1.75英寸。全舰的主炮弹药库、发动机舱、锅炉舱等重要舱室全部位于该穹甲甲板以下,这样的设计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海战中这些要害部分的安全性。此外,为了增强该穹甲甲板的侧面防护效果,自“吉野”舰的艏楼末端至艉楼前端的舷侧水线处并没有设置过多职能舱室,这就为海战中在这些部位大量储煤提供了可能(此为当时各国为增强防护巡洋舰生存能力的普遍做法,其意义在于通过煤层减少侧面中弹直接对穹甲甲板的冲击)。19世纪80、90年代,欧洲钢价一路飙升,为了节约成本,欧洲各主要兵工厂很少为其建造的各型防护巡洋舰穹甲部分配备整块钢板,这也就为这一时期钢铁拼接技术供了发展空间。以“吉野”的穹甲建造为例,阿姆斯特朗工厂就运用了一种球缘角钢(Angled-buld)将一块块零散装甲精细地拼接成了一个整体,较普通钢体而言,这种缘角钢还具有一定耐冲击的特性,厂家甚至宣称即使有120磅的榴弹落于该穹甲甲板正面之上,也不足以使该穹甲甲板发生断裂。当然这一点已很难考证,但在此后“吉野”舰服役的12年里,从未有任何穹甲甲板出现裂缝和变型的记录。此外,“吉野”号的其他重点部位也多布有装甲,其中重炮炮盾的装甲厚度约为4.5英寸,前舰桥下的司令塔塔壁厚度为4英寸。

image022.jpg

吉野”型巡洋舰装甲布置草图)

 

在指挥系统方面,“吉野”舰的前桅之前设有一装甲司令塔,司令塔之上是作为日常指挥活动所在地的前舰桥与航海室,此处设有罗经、车钟以及两部先进的考茨探照灯。在作为“吉野”的战斗指挥所的装甲司令塔内,设有水压舵轮、旋梯和传话筒,并另设有罗经一部。在该装甲司令塔的顶部位置设有五个狭长的观测窗,一定程度上能够在确保塔内安全性的同时,为“吉野”号的指挥员提供一个相对可观的瞭望视野。在“吉野”号狭小的装甲司令塔后部,有1座一直延伸至后艉楼的狭长天桥。需要指出的是,该天桥在此后的英美防护巡洋舰、装甲巡洋舰甚至战列舰的设计中成为定制,而为了整齐划一,日本政府始终要求外购军舰的天桥都统一在烟囱左侧,以至于在此后“八岛”号战列舰的建造中,日方因此问题与厂家闹得很不愉快,此为后话。位于天桥另一端,即艉楼甲板前端的是另一个空间稍大航海室,该航海室上部设有备用舰桥,该舰桥上同样设有罗经、车钟及探照灯。这样的设计充分地考虑到了由于该型巡洋舰舰体修长而给统一指挥带来的困扰。

image024.jpg

吉野”号原厂模型,该照片清晰地反映了舰尾左侧的细节,也验证了“吉野”天桥左置的设计。)

 

在动力方面,“吉野”舰搭载的是2台往复式蒸汽机,配合12座高式燃煤锅炉,主机推进功率15900匹马力,双轴推进,标准载煤量400吨,最大载煤量1000吨,在平均10节航速的条件下续航力为4000海里。此处不得不提的是,“吉野”舰中部2座烟囱的外型设计。为了解决舰艇航行中滚滚浓烟给在前部桅杆和前舰桥上工作人员带来的烦恼,并考虑到烟囱内部“倒吸”煤渣给锅炉带来的损害,“吉野”号的两座烟囱设计成了后仰89°的形态,并在两根烟囱顶部各加装了排烟罩。继“吉野”之后,这一设计又逐渐成为了19世纪末英式二等巡洋舰在外形方面的突出特征,仿佛拥有此外型的巡洋舰就代表着“高速”。1892年底 “吉野”舰首次试航时,在强压通风的条件下,航速达到23节,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快的巡洋舰。

image026.jpg

航时的“吉野”舰,透过其向后排放的滚滚浓烟可见其高航速。)

 

“吉野”号的姊妹舰

 

众所周知,“吉野”舰在中日甲午战争,特别是大东沟海战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得到了日本海军方面的一致好评。因此,在战争结束后的1895年底,日本政府就决定向英国阿姆斯特朗追加订购了一艘“吉野”的二号舰,即后来的“高砂”号,并将该舰的订购列入了日本海军发展的“1896年年度计划”。由于此时日本获取了大量赔款,因此一艘防护巡洋舰的舰款对于迫在扩建海军的日本来说自然不在话下。不久,“高砂”号就于1896年5月29日在阿姆斯特朗工厂的船台动工了。而不到一年之后,“高砂”号就于1897年5月17日成功下水了。在经过简单的舾装之后,“高砂”号于1897年5月25日驶出英国南谢菲尔德港,正式踏上了返回东瀛的旅途,在此期间,英方厂家为该舰拍摄并保存下了大量照片,成为后人研究“吉野”型舰的珍贵史料。在绕过约半个地球距离的旅程之后,“高砂”舰于同年8月14日到达日本横须贺军港。但是,由于该舰在英国舾装期间并没有装配全部武器及其他重要设备,因此直到约一年之后的5月17日,“高砂”才完工,正式加入日本海军,伴随“吉野”。需要指出的是,在“高砂”的建造中,基于日方的要求,阿姆斯特朗兵工厂将该舰首艉楼上的两门6英寸40倍口径主炮换成了两门8英寸40倍口径阿式炮,因此,“高砂”的火力较其姊妹舰“吉野”只强不弱。此外,该舰在外型上与“吉野”号最大的差别在于艏楼长度的增加,这就使得“高砂”号的舷侧1号炮位能够居于艏楼的炮房内,于是令实战官兵头痛“吉野”舷侧主炮上浪问题便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解决,此外型差别也是我们从现有照片中区别“吉野”与“高砂”的巧妙方法。

image028.jpg

1898531日,从英国出港回国时拍摄到的“高砂”号巡洋舰,从此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高砂”舰加长的艏楼和独特的炮房设计。)

 

更有意思的是,此鉴别方法也同样适用于区别“高砂”舰与随后日本在美国订造的“笠置”级巡洋舰。“笠置”级的设计师在“高砂”舰加长艏楼设计的基础上,将舷侧1号速射炮位直接塞进了炮廓里,如此一来,长期困扰“吉野”的该炮位在航行中上浪问题,也就在“笠置”级上根本性地解决了。“高砂”舰后于1900年夏季参加了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时常出没于芝罘、山海关、大沽等地沿海,充当了列强侵华的急先锋。1902年,该舰还远赴英伦,参加了为纪念英王爱德华七世加冕而举行的盛大观舰式,其后游走于欧美各国进行访问。在日俄战争中,“高砂”舰参加了包括黄海海战在内的数次重要战斗,后于1904年12月13日在旅顺港外中雷沉没,副舰长以下273人丧生。

 

1897年,出于日美亲善的考虑,美国费城的克朗普船厂和旧金山的联合海军造船厂分别承担了“吉野”型的两艘改进型巡洋舰“笠置”号和“千岁”号的建造工作。无论外观,还是基本数值,该型巡洋舰与“吉野”型都极为相似,故可在广义上将它们划归为一型巡洋舰。在后来的历史中,日本海军将4艘“吉野”型巡洋舰编为一个战队,其战斗力想必要比甲午战争时期的由“吉野”号、“秋津洲”、及两艘“浪速”级巡洋舰混编的“第一游击队”强出不少。

image030.jpg

外形与“吉野”型极为相似的“笠置”号防护巡洋舰)

 

“吉野”舰战史

 

1892年12月20日上午,英国泰晤士河畔的阿姆斯特朗工厂,那里几乎全城的人们都在感受着工业化带来的喜悦,因为他们得知有一艘将会驶往远方的战舰即将下水并进行海试。每当这样的事件发生时,那里人们的生活都会或多或少地因之而改变,兵工厂的厂主和工头可以随之取得一笔不菲的工资,普通的工人至少可以随之获得一些宝贵的假期,甚至街头的商贩也有机会借下水庆典之机而赚上一笔。这是19世纪欧洲工业化城市生活的真实写照。但是,那些的当地善良的人民大概不会想到,此后不久,这艘舰尾舰名牌上刻有“よしの”(日语“吉野”的片假名)的新军舰就将投入一场决定两个远东国家命运的战争,他们更不会想到会有无数原本和他们一样幸福的家庭会因为那场战争而变得贫困潦倒,甚至妻离子散。

image032.jpg

吉野”号首任舰长河原要一画像)

 

由于“吉野”的建造工程比较顺利,该舰遂于次年9月30日建成当日即踏上了回归东瀛的旅程。负责验收“吉野”号并担任该舰“回航委员长”的是时任日本海军大佐河原要一。值得一提的是,他曾在1883年担任过“高千穗”号巡洋舰的“回航委员长”,并从1890年起一直担任驻英武官,全程参加了“吉野”舰的监造工作,是日本军方公认的接“吉野”舰回国的不二人选。1893年6月7日,即在“吉野”号完工前三个月,河原就被迫不及待地任命为了“吉野”舰的第一任舰长,并一直担任该职到中日甲午战后的1895年6月4日。有趣的是,这短短的两年舰长经历已经使得河原要一名列“吉野”号名气最大且任职期间最长的舰长了,这其中当然有河原有幸赶上了甲午一战的运气成分,但也在另一方面反映了这一时期日本海军对于人才,特别是高级海军将领的重视和培养。

image034.jpg

甲午战争期间担任日本海军第一游击队司令的坪井航三)

 

1894年7月25日,以“吉野”号为首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舰,与肩负护航重任的北洋海军“济远”“广乙”号巡洋舰遭遇于朝鲜丰岛附近海域。在时任第一游击队司令坪井航三的指挥下,上午7时许,“吉野”号以该舰左舷一号炮位的6英寸主炮率先向中方军舰开炮,从而揭开了中日甲午战争的序幕。据“吉野”舰长河原要一战后向司令本部提交的“作战记录”记载,此次战斗中,“吉野”号被命中三弹,其中一发命中信号绳索,一发命中该舰右舷,并穿透了穹甲甲板,坠入轮机舱,所幸没有发生爆炸。另一发炮弹则是爆炸于该舰飞桥附近,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至该日中午12时58分,在丰岛逞强半日的“吉野”号才放弃了追击中方“济远”号巡洋舰的企图,帮助友舰分别俘虏、击沉了中方船只“操江”和“高升”。

image036.jpg

甲午战争期间的“吉野”号照片)


1894年9月17日,“吉野”号再次逞强于黄海,在以其快跑优势击毁击伤了北洋舰队撞击巡洋舰“超勇”“扬威”之后,15时许,在“吉野”号的引导下,日本海军第一游击队“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四舰游走于北洋海军阵前,出现在了业已中弹起火的北洋海军旗舰“定远”舰的面前。值此千钧一发之际,与“吉野”颇有渊源的防护巡洋舰“致远”号在其管带邓世昌的率领下,像一匹脱缰野马一般冲出阵前,直逼“吉野”等舰而来。虽然就在逼近“吉野”的关键时刻,“致远”舰舷侧被日方大口径火炮击中起火而不幸沉没,却演绎出了一番可歌可泣的历史佳话。

 

此后,“吉野”等舰并没有就此收手,由于“致远”沉没,“济远”逃跑,第一游击队四舰得以集中优势火力围攻并击沉了驶向浅滩的“经远”号装甲巡洋舰。随后又追击了重伤起火的“靖远”“来远”二舰。

image038.jpg

日军随军记者从“吉野”号上拍摄到的北洋海军“经远”舰遗影,几分钟后“经远”就沉没了。)

 

17时许,以“吉野”为首的第一游击队才在旗舰“松岛”号的招令下退出战斗。是役,在让华夏儿女感叹中华民族气节的同时,也让人们体会到了19世纪末期世界军事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当然其代价是惨痛的。

 

在大东沟海战中并没有遭受太大损伤的“吉野”号随后又参加了巡弋威海卫、掩护登陆旅大、包围威海卫等作战,但在此其中并无太大作为。而凭借着甲午一战成名,“吉野”舰本身性能很快得到了日本海军和西方的肯定和赞扬,遂于不久以后再次向英国订造了其姊妹舰“高砂”号。

 

有关“吉野”号的沉没,说来似乎是件很“传奇”的事情。在甲午一战中,没有被北洋海军截击撞沉的“吉野”号,于十年之后的日俄战争中真的被“撞沉”了,而这一次撞沉吉野的却是友舰—日本海军刚刚从意大利抢购的装甲巡洋舰“春日”号。

image040.jpg

(1896125日,在横须贺参加日本明治天皇“观舰式”的“吉野”号,此时是该舰最春风得意的时期。)

 

1904年5月15日,后来这一天被日本称为了“帝国海军灾祸日”,因为在此一天之内日本海军先后有三艘主力舰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葬身海底。先是该日上午10时50分,参加炮击旅顺口内俄舰的日军主力战列舰“初濑”号、“八岛”号先后在返航途中触雷沉没。两舰共阵亡1400余人。此时,目睹了整个事件过程的“吉野”舰长佐伯誾仓忙指挥“吉野”撤离该海域,不料却在大雾中被正在高速行驶的“春日”号拦腰撞中右舷中央。随着“吉野”水线带下部传来一声恐怖的钢铁碰撞巨响之后,该舰舰体右舷被戳开了出了一个近10米宽的大口子, 顿时海水大量涌人,舰体严重倾斜。由于撞击位置接近船底,“吉野”舰体内部纷繁的水密隔层也没能拯救“吉野”。不久,舰体迅速发生倾覆,于是大部分“吉野”号官兵就在来不及跳海的情况下被船体扣在了滚滚漩涡中。致使该舰413名官兵中只有9人被其他军舰救起, 包括末任舰长佐伯誾在内的404人都同“吉野”号一同沉入了它曾数次耀武扬威的中国黄海。

image042.jpg

把“吉野”号撞入大海的“春日”号装甲巡洋舰)

 

时隔106年后的2010年,一伙靠捞沉船卖废铁为生的人们在旅顺附近海域用装载机锤碎了已沉睡海底一个世纪之久的“吉野”号舰体。一艘中国人既熟悉又陌生的防护巡洋舰就此完全消失。

(田跃 著)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