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的隐形杀手--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诺曼底的隐形杀手

文/ 总点击:14244 总字数:6600

 

1944年盟军登陆诺曼底之后,遭遇了德军的顽强抵抗,战斗中德军的许多兵种均有不俗表现,狙击部队尤为出色。他们的任务就是猎杀盟军的重要人员,如士官、军官、炮兵观察员、通信兵、传令兵和炮手等,同时也起到观察员、监听哨、情报收集员的作用。有报道称德军狙击手曾造成美军一个营近半数的伤亡,顽强的抵抗精神使他们成为战场上最令盟军士兵恐惧和憎恨的敌人。


难缠的冷面杀手

 

时年19岁的约翰·辛顿当时服役于英军第116步兵团第3营M连,多年后,他仍记得自己是如何在登陆时遇上狙击手的:当时他和战友们已趟过海滩、登上海岸,正准备架设火炮。可是,每当有士兵想从火炮后探出身来,左前方约800米处的德军狙击手就会朝他们开枪。辛顿腿上中了一枪,有几名士兵手臂被击中,还有一人被打死。

 

隶属于英军第3步兵师第9步兵旅的第2皇家阿尔斯特步枪营,也在战斗初期遭遇到了德国狙击手。登陆后,该营奉命夺取皮埃尔瑟勒丹东北部的高地。途中他们俘虏了17名德军士兵,据说,其中7人就是狙击手!

 

6月7日下午,阿尔斯特步枪营又接到命令,向深入内陆约10公里的小村庄坎波斯推进。这个村庄被茂密的树林和石墙包围,无法侦察村庄内德军的部署情况。阿尔德华斯上尉指挥的D连与一个坦克连奉命向该村逼近。当他们快要抵达树林边缘时,突然遭到密集的狙击火力和迫击炮的打击。D连虽然兵分两路,从两侧发起攻击,但还是陷入了德军机枪致命的交叉火力网。医疗小分队队员试图抬着担架上前抢救伤员,不幸也被打死。紧接着,阿尔德华斯上尉中弹身亡,1名排长受伤,营长被迫取消了攻击命令。战斗中,1名连长和14名士兵阵亡,另有1名军官和11名士兵负伤,4名士兵失踪。后来英军动用了海军重炮、轻型迫击炮等各种武器狂轰滥炸,最终攻占了这个小村庄,此时他们才发现,这里是德军重兵把守的阵地,里面堆满了德军尸体,其中有不少是狙击手,他们还俘虏了一名受伤的纳粹党卫军狙击手。

image002.jpg

(德军狙击小组正在寻找杀机)

 

6月9日凌晨,伯吉斯中尉率领该营先遣小分队抵达了卡恩市郊。他们控制了卡恩市西北的圣祖利安村,随即向卡恩市稳步推进。最初德军的火力很弱,但好景不长,他们的抵抗越来越顽强,德军狙击手们不断向小分队开火。伯吉斯中尉被一颗精确瞄准的子弹击中头部,负了重伤。不久,又有两名士官被击毙,伯吉斯小分队被迫撤退。

 

盟军在诺曼底遭遇的部分德军狙击手,曾经在“希特勒青年团”接受过出色的训练,其中一些人还练习过小口径步枪射击。早在战前,“希特勒青年团”就增强了对团员的军事训练,许多男孩子都练习过精确射击,其中表现出色的还接受过狙击手训练,因此当他们后投入战斗时,大都已是训练有素了。 

 

对德军狙击手们来说,卡恩是一个理想的战场。他们与炮兵观察员(负责引导炮兵攻击暴露的盟军步兵)协同作战,完全控制了卡恩周围的地域。英国和加拿大士兵不得不对这里的每平方米土地进行仔细搜索,以确定是否还隐藏着难缠的狙击手,这的确是一项十分耗时费神的苦差事。正是在卡恩,像代理下士库尔特·斯宾格勒这样的德军狙击手得以扬名立腕。斯宾格勒独自据守在卡恩东北部一个大雷区。在最后被盟军密集炮火炸死之前,他射杀了大量的英军士兵。

image003.jpg

(全副伪装的德军狙击手)

 

6月26日,作为前哨观察员,党卫军第12装甲突击营第4连的突击队员佩茨曼埋伏到一棵小树下。他先是挖了一个洞,然后在洞口盖上一块豹——IV坦克装甲板,并在上面铺上草,仅在面对敌人的方向留出一个狭长的观察口。经过这番布置,要想发现他几乎不太可能。他透过那个观察口打死了很多英国士兵,直到弹药耗尽后,他拿着狙击枪爬出掩体,朝树上狠狠地将其砸碎,随即扔下枪大喊道:“好了,我已经没有子弹了,你们也被我干掉得足够多了,现在你们可以朝我开枪了!”一名红头发的高个子英国士兵随即走上前去,抓住佩茨曼的胳臂,掏出左轮手枪对着他的头开了一枪,佩茨曼当场倒地毙命。英国人命令德军党卫队二级小队长厄斯特·伯恩斯(他和其他一些俘虏都目睹了这一切)负责收集阵亡人员尸体,并将他们集中到指定地点。在清理佩茨曼的尸体时,伯恩斯在佩茨曼的掩体前清理出了大约30具英军尸体!

 

也许是有一名盟军观察员存在的缘故,德军的一个连被盟军的精确炮火长时间压制,于是派出一个狙击小组去无人地带搜寻目标。一连几个小时,狙击手们静静地卧在那里,观察、搜索着一切可以发现盟军观察员位置的蛛丝马迹。突然,德军狙击手发现一辆被击毁的坦克前面出现了一张原来没有过的白纸。他们立即将这一情况通报给连长,要求调来一门反坦克炮。当炮弹精确命中坦克残骸后,两名英军士兵钻了出来。大约在两百米开外,狙击手扣动扳机,正中一名英军士兵胸部。另一名英军士兵刚好跑进狙击手的视野内,听到枪声后,他停下来正在犹豫不决时,狙击手一枪爆头,这名英国士兵当即倒地身亡。

image005.jpg

(这样利用树枝伪装还可提高狙击时的稳定性)

 

一位名叫佩西·刘易斯的英军士兵也见证了战争的残酷。他在第181野战团皇家第6萨罗普轻型步兵营服役时,亲眼目睹了一名德国狙击手被处决,因为刘易斯的弟兄在一天前被这名狙击手射杀。在西线,德军狙击手近乎疯狂的战斗热情给盟军造成了巨大伤亡,因此盟军官兵对他们的态度可以说是冷酷无情。

          

防不胜防的狙击点

 

德军狙击手遍布在诺曼底的每个角落。当盟军开始前进时,有大量的德军狙击手被留在了后方,后来他们狙击了一些警惕性不强的部队。诺曼底的地形对狙击作战来说可谓完美无暇。战场上灌木篱笆密集,使得这里的视距只有几百米。甚至对毫无经验的狙击手来说,也是十分理想的射击距离。狙击手可以击中300到400米距离内的指定目标。厚厚的植被(灌木篱笆或周围的树木花草)使狙击手的位置极难被发现。一名士兵曾将诺曼底作战与瓜达尔卡纳尔的岛屿血战相提并论。这些灌木篱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帝国时期,当时是被用来标识个人财产和圈住的牧场,通常只留出一个出口。置身于这些树木花草间就像行走在迷宫中一样。浓密高大的灌木丛,让盟军感觉自身陷入了巨大的隧道。诺曼底的地形既为德军狙击手们提供了完美的藏身之地,又将他们的猎物暴露在危险之中。狙击手们估计好敌人可能靠近的方向后,便在灌木篱笆中预设阵地。通常德军连级的狙击部队负责骚扰敌军并为己方机枪阵地提供掩护。德军一般都在灌木篱笆下挖设战壕,这样盟军的迫击炮火就很难发挥威力。在篱笆之间,德军则布下陷阱、地雷和绊雷等。他们在这些阵地上朝敌人开火,直到被迫撤退为止。那些深入敌后的狙击手们常常战至弹尽粮绝,然后弃械投降——对狙击手来说,投降是要冒风险的。

image007.jpg

(隐身于树上的德军狙击手)

 

德军狙击手们不仅仅藏匿于篱笆和灌木丛中,十字路口也有盟军的重要目标,如交警和军官等。尽管盟军通常有重兵防卫,但德军狙击手还是会在稍远一点的地点布设阵位。桥梁也是理想的地点,一个狙击手只要在这儿开几枪就能造成恐慌和巨大的破坏效果。单独的房屋过于突兀,因此狙击手们通常会与之保持一小段距离,有时也躲在废墟之中,但这样一来他们必须更频繁地变换阵位。对狙击手们来说,另一个理想的战斗场所是庄稼地,浓密的农作物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隐蔽,敌人难以发现他们的准确位置。狙击手们通常会选择藏身于高处,水塔、风车和教堂塔楼是完美的地点,不过这些地方过于显眼,也容易招来盟军的炮火。尽管如此,德军狙击手们还是常常藏身于这样的地方。更老练的德军狙击手通常选择其他不那么显眼的高层建筑藏身。美军第2装甲师军士亚瑟·科林甘回忆起教堂塔楼时还心有余悸:“德国狙击手们就在那里朝我们开枪。”

 

美军战地记者厄立·派尔曾从诺曼底发出过这样的报道:“到处都是狙击手。他们埋伏在树丛中、建筑物内、残骸堆或是草丛中,但是多数藏身于遍布大街小巷的高大、浓密的灌木篱笆中——这些篱笆构成了整个诺曼底地区的防护墙。”

image008.jpg

(隐藏在树丛中的德军狙击手)

 

恐慌四处蔓延

 

不管之前盟军对德军狙击手是什么看法,但是自从诺曼底战役打响后,德军狙击手们已不仅仅是令他们感到恼火了。肃清某一地域的狙击手往往十分耗时,有时甚至要花费一整天才能清理出一块安全的露营地。盟军士兵们很快就得被迫学会如何去对付德军狙击手,并避免不必要的风险。士兵们开始蹲着行军,不再向军官敬礼,也没有人再称呼对方的军衔。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尽量降低风险,避免将自己暴露在德军狙击手的枪口之下。一位美军军官说:“以前只有个别士兵提防狙击手,现在却是整个部队都在提心吊胆。”

 

第653反坦克装甲营的官兵们在向法国内陆推进途中,看到了许多横卧在灌木篱笆中的尸体,对德军狙击手的恐惧立刻四处蔓延开来,甚至有传言说一些法国女通敌者都留了下来,如今也成了狙击手。“到处都有德军狙击手在狙击我们。我们行军时十分小心,从不独自一人行动,甚至在方便时都要有人陪伴。”

image012.jpg

(一名加拿大士兵被隐藏的德军狙击手击伤)

 

诺曼底战场上还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早期的狙击手们还会撤出某些阵地,但是突然间一些狙击手却不这么行事了。盟军官兵发现,德军狙击手在阵地上不断地朝他们开火,毫无任何撤出阵地的迹象,而且这一现象越来越普遍。这种战术的结果通常是两败俱伤:狙击手被杀,同时盟军也遭受巨大伤亡。由于这些狂热狙击手的年龄一般很小,美英盟军后来称之为“自杀男孩”。

 

德军狙击手总是试图射杀盟军重要目标,如军官、士官、观察员、通信兵、炮手、传令兵、车辆指挥官等。一名德军狙击手被俘后,在审讯中被问到是如何从普通士兵中辨别出穿普通制服、手持步枪且不带任何军衔标识的军官时,他的回答很简单:“我们就朝有胡须的人开枪。”因为经验告诉他们,盟军的军官和高级士官通常都留着胡子。

image014.jpg

(一名美军士兵正在观看谨防德军狙击手的警示标语)

 

与使用MG 42通用机枪的其他德军不同,德军狙击手在开枪的时候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一名好的狙击手可以压制住一个步兵排。狙击手开第一枪的时候,整个排都会立刻停止行动,此时他就可以乘机变换阵位。遭到狙击手偷袭时,新兵队伍常犯的典型错误就是只会全部就地卧倒,不懂得去开火还击。第9步兵师的一名排长回忆道:“步兵菜鸟们常犯的一个致命错误就是,当他们遇到袭击时只会就地卧倒,一动不动。有一次我命令一个班从一道灌木篱笆向另一道灌木篱笆推进。推进途中一名士兵被德军狙击手一枪击毙,于是整个班都卧倒在地,结果他们被那个狙击手一个接一个地收拾了。”

 

德军的狙击戒律

 

1944年是德军狙击战的转折点。德军拍摄了关于狙击战的教学影片《无形的利器》,并在吸取早期经验教训和慎重评估后,颁布了新的条令,着重强调狙击手须根据新条令规定的内容采取行动。例如,新条令强调狙击手必须成双行动。尽管在满足对狙击步枪的要求方面遇到了一些麻烦,但德军为狙击部队配发了标准伪装服,并开始大批量供给新型尖端武器装备。对狙击战非常感兴趣的海因里希·希姆莱,很早之前就在武装党卫队中设立了狙击训练项目。到1944年年底,甚至在掷弹兵和国民掷弹兵连中的德军狙击手数量也有所增加。

image016.jpg

(德军狙击手正在训练)

 

德军狙击手遍布各级部队。训练有素的狙击手通常配备在连和营或更高级别部队中,他们都接受过特殊的训练,担负特殊的作战任务。绝大多数情况下狙击手都是两人一组开展行动——一名射手,一名观察员,也可以单人或是多人集体行动。在排级部队中,也有士兵配备狙击步枪,但他们并未接受过任何特殊训练,他们通常在连队内遂行任务,支援连队作战。

 

军事统计表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每杀死一名士兵平均需要25000发子弹,但是狙击手平均仅需要大约1.3发子弹。盟军完全有理由担心德军狙击手,这一点从1944年德军狙击手的十大戒律中也可窥见一斑:

一、要有战斗狂热。

二、要冷静且有目的地射击,盲目求快不会有什么结果,射击时要全神贯注。

三、最大的对手是敌方狙击手,要以智取胜。

四、永远只在一个阵地上开一枪,否则就会被发现。

五、战壕能延长你的生命。

六、要在距离的判断上多加练习。

七、成为伪装和利用地形的专家。

八、无论在前线还是后方,都要坚持不懈地勤练射击。

九、枪不离手。

十、生存就是十次伪装加一次射击。

image018.jpg

(著名影片《兵临城下》中塑造的德军狙击手形象令人印象深刻)

 

反猎杀游戏

 

46岁的技术士官弗兰克·科瓦特克是一名重火力排排长,一战中曾经当过19个月的机枪手。科瓦特克在这个排里服役了20年,士兵们都叫他“硬面饼墨菲”。驻扎在北爱尔兰时,科瓦特克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他21岁的弟弟特德,一名坦克炮手,战死在西西里岛。科瓦特克于是当着他的部下发誓,要亲手杀死25个德国人来为弟弟报仇。后来他又得到消息:他的另一个兄弟杰理也战死在了意大利,科瓦特克又发誓要再多杀25个德国人。此时,他的步枪上已经刻了22个凹痕——每个凹痕代表一名被他亲手杀死的德军士兵,其中用步枪打死了20个,用手榴弹炸死了两个。此外,他还用冲锋枪扫死了12名德军士兵,但是科瓦特克没有把他们算进去, 因为他想要亲眼看着每个敌人如何死去:“我就喜欢看着他倒下。当他倒下的时候,我几乎可以看见我的兄弟们在朝我微笑。我尤其喜欢射杀狙击手,因为他们太卑鄙无耻了。”

image020.jpg

(美军正在追寻逃匿的德军狙击手)

 

科瓦特克干掉的第一个狙击手是他的部队被阻击在塞利斯拉霍雷特之外时遇到的。当时这名德军狙击手埋伏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个理想的狙击地点。在被他打死了不少士兵后,连长问有谁愿意自告奋勇去干掉他,此时科瓦特克站了出来。他小心翼翼地爬过树林,一直匍匐到离狙击手身后大约25米的地方——一块路牌后面。正当科瓦特克抬起枪准备开火时,突然发现在他右边大约30米处还有另外一名狙击手。于是他先击毙了右边的这个,然后才收拾掉路牌后的那个。几分钟后,科瓦特克所在的连队又开始前进了。他则跑到了队伍后面,殿后掩护。突然之间,科瓦特克发现有一小丛灌木在缓缓移动,他顿时警惕起来:灌木丛移动的方向和风向是相反的!于是科瓦特克偷偷靠近那丛可疑的灌木,发现里面躲着一个德国人!于是他大喊一声“嗨!”那个德国人闻声转过头来,科瓦特克立即一枪击毙了他。最初科瓦特克以为这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德军士兵,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德国空降兵上尉。

image022.jpg

(一名美军军士正在察看被击毙的德军狙击手)

 

一次,科瓦特克的一个部下从灌木丛中伸出头去准备射击,结果反被一名德军狙击手一枪击中。“他的脑浆喷了我一脸……我这辈子从来没感到这么恶心过,”科瓦特克后来回忆说。科瓦特克和列兵弗洛伊德·罗杰斯决定干掉这个狙击手。科瓦特克让罗杰斯看到他的信号就把死者的头盔举高。科瓦特克向前移动了40米之后给罗杰斯发出信号,德军狙击手立即开火。科瓦特克又让罗杰斯爬到另一个位置再次举起头盔。这次科瓦特克看到德军狙击手的头和肩膀都从一棵树后露了出来,“然后我就让他知道了我的厉害,一枪就全部搞定了。这帮混蛋从来都不会要你多费上一枪。”

 

列兵詹姆斯·贾斯特斯也认为科瓦特克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唯一的麻烦就是,他总想独自一人结束战斗。每次我看到他,他都是盯着一棵树在看。当战争结束、再没有狙击手可杀的时候,他一定会觉得十分难受。”

 

对德军狙击手来说,盟军的车辆指挥员是很有价值的目标。为了能够更好地引导驾驶员,士官尤金·卢西亚诺经常笔直地站在他的半履带式车上。“在我们前进的时候,我听到了零星的枪声射在半履带式车上,我的前面还有子弹的尖啸声。”他还记得,他们通常用曳光弹弹药来对付那些藏在牲口棚和干草堆中的德军狙击手。

image024.jpg

(这名被俘的德军狙击手年仅18岁)

 

最终盟军部队采用了新的战术,减少了德军狙击手导致的伤亡,但是德军狙击手还在持续不断地对他们构成威胁,而且在整个大战期间一直是西线盟军士兵内心的一大恐惧。随着盟军开始向德国本土挺进及德军发动阿登攻势,德军的狙击战达到了新的顶峰,此时德国的抵抗愈演愈烈,德军狙击手的作用也显得更加突出了。

( (英)丹尼尔·鲁温哈曼 王琼芳 任国军 编译)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Lucas20 发表于:2015-10-24 20:08:58

我军步兵肯定缺乏应对狙击手的训练,99式坦克上连个遥控武器站都没有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