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中的二十次轰炸--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地狱”中的二十次轰炸

文/ 总点击:8152 总字数:5600


美味佳肴的不祥之兆

 

对于美国陆军航空队第384轰炸机大队的B-17轰炸机副驾驶泰德·阿博特中尉来说,火腿、熏肉、腊肠和鲜鸡蛋,这些美味佳肴都成了不祥之兆。此前他从未执行过空战任务,但是当天早晨4点钟为飞行员们提供的这顿近乎奢侈的早餐使他明白,一场艰苦的作战任务正等待着他。

 

1944729日清晨的任务简报证实了阿博特的猜测。指挥官在寥寥数语之后,就向在座的飞行员们介绍了具体任务,这些久经考验的飞行员们立即发出了死亡般的叹息。

 

目标位于默瑟堡的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该厂处于德国的心脏地带。

 

美军飞行员们非常清楚,这家名为法本的规模庞大的合成燃料厂当时被德国合成燃料工业界视为皇冠上的明珠。到1944年中期,它是德国境内防护最严密的目标之一,德军至少部署了数量惊人的170088毫米和105毫米口径高炮。

 

阿博特后来回忆道:我当时甚至感觉自己根本活不到走出任务简报室大门的时候。盟军飞行员把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的轰炸视为二战中最危险也是最艰巨的任务。他们将此类任务称为吕纳高炮地狱

image002.jpg

(参与默瑟堡轰炸任务的第390轰炸机大队的B-17轰炸机机组人员)

 

“压力点”

 

对于德国而言,石油一直是其战略软肋之一。1938年,德国进口原油2800万桶──相当于其国内总产量的大约60%。当时德国已开始发展合成燃料,并在1938年达到了年产900万桶的水平。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早在1927年就已开始从煤炭中提炼石油。

 

二战爆发后,希特勒随即吞并了奥地利的炼油设施。德国的燃料项目也开始转变生产方式。德国要求当时作为轴心国盟友的罗马尼亚,将其原油年产量从1938年的280万桶增至1941年的1300万桶。这一决定也使罗马尼亚规模巨大的普罗耶什蒂炼油厂成为盟军最重视的打击目标。合成燃料最终成为德军航空汽油、高辛烷值燃料以及其他重要化工类副产品的主要原料来源。

 

在二战初期,英国分析人员就开始密切关注德国的上述潜在弱点。随着德军征服欧洲大陆的进程不断深入,使得德国的石油储备迅速处于短缺状态。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对普利茨等主要石油生产目标实施了为数不多、代价高昂的轰炸行动。然而,德国的合成燃料产量在19401943年期间却增长了一倍。

 

美军官员对削弱德国石油生产能力的行动期望很高,他们将石油视为德国地面和空中军事机器的致命缺陷。因此,美军一直将德国的石油类目标作为其打击目标清单的重点内容。1944年初,合成燃料已日益成为与即将到来的地面战役密切相关的关键压力点

image004.jpg

(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航拍照片)

 

1944年的最初几个月内,德国陆军和空军的总体燃料储备水平仍与1940年以来的任何时期不相上下。对于当时正在筹划诺曼底登陆的美军高级指挥官而言,德国的作战石油储备令他们心急如焚。因此,盟军寄希望于通过打击德国石油类目标,对德军的作战行动造成不利影响。

 

19443月的一次会议上,美国驻欧洲战略空军司令卡尔·斯帕茨中将向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提出了轰炸德国合成炼油设施的建议。他相信对德国合成燃料供应能力的破坏将最终转化为盟军在战场上的巨大优势,可能会迫使德军地面部队指挥官在此后制定机动作战计划时保持更为谨慎的心态。更重要的是,斯帕茨将德国合成燃料厂视为引诱德国空军与盟军空中力量交战的最佳诱饵。他对艾森豪威尔和盟军其他指挥官说:我们确信德国空军将动用一切力量保护石油类目标。这种观点吸引了艾森豪威尔的注意:使德国空军置身于诺曼底登陆之外,正是确保整个战役行动取得成功的最重要的前提条件之一。艾森豪威尔确信,经过一段时间后,德军石油储备量的不断减少将对盟军横跨欧洲的地面作战行动产生重要影响,取得战争最终胜利的进程将相应加快。

 image006.jpg

(卡尔·斯帕茨中将)

 

拉锯战

 

19445月初,打击德国石油类目标的作战计划制定完成,根据该计划将调遣美国陆军航空队11%的战机执行此类任务。

 

8航空队所属轰炸机于512日首次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实施了空袭并迅速对德军作战行动产生了影响。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的生产陷于停滞,但数以千计的德国维修人员使该厂在10天内便恢复了部分生产能力。528日,美军轰炸机再次对该炼油厂进行了空袭,迫使其关闭1周。66日,英国密码破译人员截获了德军的一份绝密电报,该电报称,盟军针对德国合成燃料厂以及普罗耶什蒂油田的空袭行动已使德军的训练缺乏足够燃料。

image008.jpg

(飞向默瑟堡的B-17轰炸机群)

 

从此,空袭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的盟军轰炸机飞行员与试图保持燃料持续供应的德国空军飞行员、高炮引导员以及燃料厂工人,展开了一场长期的拉锯战。作为盟军和德军都很关注的焦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此时已在空袭中遭到重创。盟军轰炸机此时已向该燃料厂出动6552架次,共投弹18328吨。

 

1944年中期,德军高炮部队拥有约100万人。德军绝大部分高炮手被部署于装备6-12门高炮的高炮连。而在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周围,德军则部署了精锐的‘铁十字’高炮连,每个连都装备36门高炮,能在指定空域形成炮弹弹幕。

 

盟军的诺曼底登陆行动使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获得了喘息机会。从7月份开始,该厂的生产能力已恢复至遭空袭前的约70%。然而,这也是该厂最后一次达到这种生产水平。盟军轰炸机在77202829日的连续四次轰炸使该厂遭到更严重的破坏,也使许多工人面临险境。

image009.jpg

B-17轰炸机正在投弹)

 

“死亡叹息”

 

729日早晨,副驾驶阿博特在听到空袭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的任务简介后仿佛听到了死亡叹息,之后他跟随机长戴尔·史密斯上校执行了个人的首次重要飞行任务。

 

阿博特回忆道:一开始,我注意到德军88毫米高炮虽然对我们进行了非常有效的跟踪,但它们发射的炮弹却总是在我方飞机下方1000英尺处爆炸。德军高炮随后迅速进行了调整。在很短时间内,阿博特看到高炮炮弹爆炸后产生的红色烟雾距轰炸机已不足25码。此后不久,火焰烧穿了轰炸机方向舵下方的机舱地板。部分弹片击穿了用树脂玻璃制成的机鼻部分,击中了投弹手的钢盔并穿透了领航员的氧气系统,引发了猛烈燃烧并切断了飞行员的氧气供应。

image010.jpg

(德军88毫米防空炮)

 

阿博特大声呼叫机械师提供灭火器,而已被惊呆了的机械师却没有任何反应。直到阿博特离开驾驶舱的座位时,刚刚回过神来的机械师才递给他一个灭火器。

 

当阿博特忙着用灭火器扑灭驾驶舱内的火苗并照顾其他处于缺氧状态的机组人员时,正驾驶史密斯上校因氧气系统故障已失去了知觉。

 

这架B-17先是进入俯冲状态,之后擦过下方的另一个轰炸中队。其他B-17纷纷躲闪以避免与该机相撞。该机随后又开始爬升,并导致机身部分严重受损。直到此时,空中通信员鲍勃·迈尔斯才弄清飞机实际上处于无人驾驶状态。他用一个氧气瓶使驾驶员史密斯上校恢复了知觉,之后这架轰炸机才算恢复平衡。

 

8月,作战形势出现了令人意外的好转。苏军攻占了已被烧成一片废墟的普罗耶什蒂油田并迅速夺取了其他炼油厂,使德军的燃料供应更趋紧张。此时,盟军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及石油类目标的打击,对德军造成了更为严重的不利影响。

image013.jpg

(遭到德军防空炮火重创的B-17轰炸机)

 

1944824日至107日,美国陆军航空队的计划人员先后五次调遣轰炸机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进行了空袭。这些轰炸机担负着阻止德国人重建该厂的任务,美军飞行员因此必须一次又一次地飞抵该厂上空投弹轰炸。在最为极端的情况下,盟军轰炸机甚至根本顾不上考虑气象条件的影响。盟军重复不断的轰炸也对该厂的德国工人造成了心理影响,他们中流行的一句话是:今天我们完成工厂重建,明天轰炸机就将再次空袭。

 

美国陆军航空队得以持续空袭的关键因素之一是仪表轰炸系统的使用,这种系统名为探路者部队,经验丰富的操作员可以借助机上装载的雷达分辨出城市密集环境中的区域目标。无论气象条件多么恶劣,盟军轰炸机编队都能穿过云层实施轰炸。

 

1944年秋,德国空军最后一次对盟军轰炸机发动间歇式大规模攻击。合成燃料厂几乎为德国空军提供了所有航空汽油──德军的燃料补给量呈现急剧下降态势。

 

德军战斗机的制造数量实际上在1944年达到顶峰,但德国空军未能利用这种有利形势。燃料短缺限制了德国空军的各种行动,包括新型战斗机的发动机加力不够以及新飞行员训练时间不足等。

 

在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上空,德国空军战斗机只是间歇性担负截击任务,而德军高炮部队始终对盟军轰炸机构成威胁。 担任过B-17轰炸机副驾驶的阿兰·库克曾回忆起首次飞抵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上空时的情景:如果说我把德军高炮炮弹形成的弹幕形容为云,那么我并不是在描述一座烟雾之墙。它实际上已成为一个庞大的箱体,横越在我们的轰炸航线上。库克所在的B-17虽然有2台发动机被德军高炮击毁,但他仍驾驶该机在英国皇家空军设在荷兰的一个前沿机场着陆。该机此后完全报废。

image015.jpg

B-17轰炸机群穿行于德军高炮炮火形成的密集弹幕中)

 

惊人的代价

 

1944112日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的轰炸中,盟军轰炸机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当天,由683B-17轰炸机以及担负护航任务的642P-51和若干架P-38战斗机组成的编队飞往该厂。

 

在此次空袭中,盟军共损失38架轰炸机,而被德军击伤的轰炸机数量达到令人震惊的481架。据美国陆军航空队估计,当日的天空中至少有500架德国空军战斗机。盟军在此次空袭中几乎损失了400名机组人员,其中大部分是在跳伞后被列为作战失踪人员。当天,B-17的损失率达到了惊人的5.5%

 

库克按计划参加了112日的这次空袭。他所在的轰炸机处于整个编队的前侧低空方位。就在该机投弹之前,德军高炮击中飞机的1号发动机并使其起火,但轰炸员仍然投下了炸弹。这架轰炸机随后脱离编队扑灭机身火焰。当该机机组人员穿过德军高炮和战斗机编织的火网向西飞行时,美军第357战斗机中队的一名飞行员发现了该机,并掩护其飞至盟军控制的空域。

image017.jpg

(被德军防空火力击中后正在急剧坠落的B-17残骸)

 

在这次轰炸行动中,年轻的领航员罗伯特·费莫耶少尉获得了荣誉勋章。费莫耶是一架B-17轰炸机的领航员,该机在空袭中3次被德军高炮击中并被迫脱离编队。费莫耶背部和肋部受伤,血流不止。这架B-17被迫降至低空飞行。在周围密集的德军高炮火力中,受伤的费莫耶为在领航时保持清醒拒绝注射吗啡止痛针。在两个半小时内,这位23岁的领航员一直坚持坐在航图板前实施领航,鲜血流满了他周围的机舱地板。当这架轰炸机安全飞抵英吉利海峡上空时,费莫耶才最终同意注射镇静剂,但他被从轰炸机抬出后不久即牺牲。

 

盟军损失最为惨重的这次空袭,并不是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实施的最后一次轰炸。此后,盟军飞行员继续冒着德军密集的高炮火力,又对该厂进行了6次轰炸。

 

1121日的空袭由伊曼纽尔·克莱特中校指挥,他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轰炸机飞行员,到二战结束时,他创纪录地执行了91次轰炸任务。随着气象条件逐渐变差,克莱特指挥轰炸编队将飞行高度从2.7万英尺降至1.7万英尺,从而使轰炸瞄准的视线更为清晰,编队中约一半轰炸机也跟随下降高度。据一位轰炸机机组人员事后回忆:2.7万英尺高度时,默瑟堡的上空就已充满危险;而在1.7万英尺高度时,只能说是一种疯狂。然而,克莱特指挥的第91轰炸机大队的36架轰炸机跟随他下降至1.7万英尺高度,其中35架安全返回。

 

参加当天空袭的第398轰炸机大队则选择爬升至云层之上,飞行高度为3.1万英尺。然而,他们却遭遇了德军战斗机,共有5B-17被击落。

image019.jpg

(第394轰炸机大队在欧洲大陆牺牲的B-17飞行员的纪念碑)

 

并非无谓的牺牲

 

费莫耶和其他许多机组人员的牺牲并非徒劳无功。随着盟军对吕纳·维克及其他合成燃料厂的轰炸力度不断加大,19449月,德国各合成燃料厂的产量仅相当于正常产量的20%,而该数值在11月也仅仅提高到了31%

 

德国方面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程度。19449月,军工总监斯佩尔在向希特勒递交的报告中指出,当燃料运抵德军在西线的某机场后,该机场的37架战斗机仅能每三天执行一次飞行任务。10月,在意大利前线,斯佩尔看见了一支由150辆卡车组成的车队,而该车队的每辆卡车竟然用4头牛牵引。吕纳·维克及其他合成燃料厂的产量下降,对德国化学工业也产生了不利影响,而且使得用于制造炮弹的原材料减少。

image021.jpg

(遭受重创的合成燃料厂)

 

这种战术不仅对德国的整体战争能力造成了巨大影响,也对前线的作战行动产生了直接影响。突出部战役就是一个典型战例。德军早在19441216日发起攻击之前数月就开始储存燃料,并在此次战役中试图抢夺盟军燃料,但以失败告终。在战场上,对石油类目标的攻击也使德军作战行动受到掣肘。当苏军开始攻入德国在匈牙利占领的油田时,希特勒作出的反应是命令精锐的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向南推进至350英里之外的匈牙利。这种决策的理由何在?据当时担任德军装甲兵总监的海因茨·古德里安解释,希特勒当时认为,由于盟军已对各合成燃料厂实施了毁灭性空袭,使得保卫匈牙利的油田成为德军面临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总之,盟军的轰炸对吕纳·维克合成燃料厂的生产造成了几近毁灭性的打击。从19445月开始,该厂平均仅保持了9%的生产能力。此后,德国的燃料消耗量开始超过生产量。这使得纳粹德国在战争的最后关键时刻无法作出有效的军事反应,这也正是艾森豪威尔和斯帕茨希望看到的事情。

(美)里贝卡·格兰特  宇晔 编译)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