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27——中俄军事技术合作的开端(上)--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苏-27——中俄军事技术合作的开端(上)

文/谢尔盖·尼科拉耶维奇·冈恰罗夫 总点击:619 总字数:3000

 


开创新的局面

 

20世纪80年代前半段,美国里根政府曾答应向中国提供“黑鹰”直升机和帮助中国歼-8II战斗机的现代化改进。但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后第二天,以美国为首的七国政府出台了制裁中国的措施,禁止了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所有合同。

 

美国和西欧的武器禁运是直接促进俄罗斯- 中国自1989年起的军事技术合作的重要因素。

 

这个时候,苏联方面对于与中国的军事技术合作持积极立场的主要原因,是苏联国防工业的状况在“改革和加快改革”的年代越来越差。在戈尔巴乔夫掌握政权的头几年,他给国防工业企业布置任务,让其转换到生产民用商品。但这种转换并不成功。葛罗米柯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也承认,国防工业企业“不愿意生产民用产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提出购买武器的提议来得非常及时。

image001.jpg

(《改革与新思维》是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应美国一出版商的请求撰写的,198711月出版。)

 

“俄罗斯武器”国家公司前总经理А·科捷勒金认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几乎没有可供出口的高科技民用产品。俄罗斯的命运所系仍然是原料,武器装备几乎是唯一的具有竞争力的工业产品。”

 

20世纪90年代,刘华清在一次与俄罗斯代表的秘密谈话中指出,20世纪80年代与美国、西方国家的军事技术联系,对中国来说,一直有两个不利点:一是价格太高,有些高不可及;二是他们极力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推销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武器和军事装备。在这种情况下,刘华清得出结论,与外国的军事技术合作只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中发挥有限作用。尤其是航空领域,从国外购买飞机不能解决中国航空落后的问题。

 

1989 8 月底,刘华清召集中国国防科工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航空航天工业部和电子产品部的负责人开会。会议决定,优先发展在航空工业领域的国际技术合作,决定派一个相关的代表团访问苏联。

 

1989 12 月, 中国航空航天工业部部长率领一个代表团访问了苏联。代表团返回后汇报:苏联航空工业水平很高,与美国相当,与中国合作的途径是“建设性的,友好的和开放的”。于是,他们提出了“利用机会从苏联获得必需的先进技术”的建议。

image003.jpg

(刘华清上将)

 

19903月,国防科工委代表团访问苏联,进一步详细研究购买武器和技术的可行性。之后,19904月下旬,李鹏总理正式访问苏联。在与苏联总理雷日科夫的会谈中,中国领导人表达了建立一个讨论在航空航天工业合作可能性的联合工作组的兴趣。苏联总理赞同这个建议,并任命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国家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别洛乌索夫任联合工作组苏联方面的领导人。李鹏总理回到北京后,向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汇报了访问苏联的情况,决定任命刘华清担任联合工作组中国方面的领导人。刘华清接受这个任务后立即去苏联访问。

 

1990 53日,举行了中苏双方工作会议。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组建了一个负责军事技术合作的政府间委员会。中方代表团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弄清购买苏联的苏-27 或米格-29飞机及其它生产技术的可能性。55日,刘华清代表中方提交谈判内容草案,建议以易货贸易方式购买武器,并集中管理中国易货商品运往苏联的供货系统。

 

19905-6 月,刘华清在莫斯科与苏联总理雷日科夫、国防部长亚佐夫见了面。刘华清在与别洛乌索夫进行谈判后,签署了军事技术合作政府间协议和军事技术合作联合政府间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

 

易货贸易购买苏-27

 

俄罗斯国防工业的成就给刘华清留下了强烈印象。他详细了解了苏-27飞机和米格-29飞机的性能,显然,苏-27已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刘华清在离开莫斯科前夕,曾在一个不公开的场合与别洛乌索夫就几个问题进行了交谈。别洛乌索夫通报说,苏联政府已做出了可能向中国提供苏-27 飞机的原则性决定,并提议1990年下半年在北京举行军事技术合作联合政府间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1990 6 30 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举行会议,讨论了购买苏联军用飞机的可能性问题。1990 74 日,刘华清召开会议,准备派中国代表团去详细了解苏-27 飞机的战术技术性能,并筹备军事技术合作政府间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准备工作。

 

1990 8 23 日至9 13 日,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贺鹏飞为首的代表团访问了苏联。

image004.jpg

(苏-27的原型、苏霍伊厂区内放着的T-10-20号原型机)

 

1990 10 25 日,为了进行军事技术合作政府间委员会会议,别洛乌索夫率领一个19 人的代表团来到北京。谈判过程中,苏联原则上同意向中国出售一批苏-27 飞机,并委托专家具体协商相应文件。11 1 日,别洛乌索夫和刘华清签署了政府间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纪要。就在当日,刘华清护送这位苏联客人到机场时,别洛乌索夫承诺,他将尽快将会谈结果报告戈尔巴乔夫和雷日科夫。这次会见后,刘华清将他的总结报告汇报给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每位常委。

 

1990 12 4 日, 俄罗斯驻华大使索洛维约夫向刘华清转交了别洛乌索夫的一封信函。信中通报,Ю.П. 戈里申海军少将率领的代表团准备于1990 12 月中旬到北京。刘华清立即请别洛乌索夫尽快派一个代表团来,争取在当年年底能够签订合同。谈判显得异常艰难,但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向中国提供一批苏-27 飞机的协议。1990 12 28 日, 该协议在北京国际贸易中心签署。

 

这笔交易似乎成了戈尔巴乔夫时代最重要的涉外经济合同。

 

根据该协议的条件,中方承诺为购买苏-27 飞机支付65% 的商品和35% 的外汇。据我所知,最开始谈的是100% 的以物易物(易货贸易)。别洛乌索夫在1990 10 月、11 月末的谈判期间,说服了刘华清同意支付一定比例的外汇,因为苏联需要用可自由兑换货币在“人民民主国家”(译注:指东欧国家,此时正在脱离苏联- 华约体系)中购买一些苏-27飞机的配件。

 

虽然签订了苏-27 的供货合同,但中国高层领导人仍担心,如果苏联出现“急剧的政治变化”,这个合同可能会变成一张废纸。他们试图在最高层获得实现全部交易的政治保证。在苏联外交部准备的戈尔巴乔夫与江泽民的会谈材料中指出,中国领导人此次来访的目标之一就是从苏联伙伴那里得到发展军事技术合作的这类担保。

image005.jpg

(苏-27和米格-29都是苏联80年代刚刚服役的第三代战斗机,两者均拥有较高的机动性能,但苏-27作为重型战斗机,航程远、多任务能力强、改进潜力大,是更适合中国使用的机型。)

 

199176日,刘华清收到Ю·Д·马斯柳科夫的来信,他接替别洛乌索夫担任军事技术合作联合政府间委员会的俄方主席。马斯柳科夫建议1991 8 月在莫斯科举行委员会第三次会议。

 

1992 12 17 日,李鹏在与叶利钦在不公开场合进行了几个议题的商谈,提出如下建议:“我建议在今天签署一揽子协议中再加上一个——军事技术合作。协议草案已经移交给了俄方。这个协议在范围上来说不大,仅涉及一些原则。如果这个协议能够在您访问时签署,这将真的很好。”叶利钦马上同意赶紧准备文件,并准备签署文件的事宜。

 

随着政府间协议的签署和军事技术合作联合政府间委员会的建立,基本完成了该领域的组织架构建设,总的来说,这一组织架构直到现在还没有变。(未完待续)

(谢尔盖·尼科拉耶维奇·冈恰罗夫  文)

雷曼军事网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雷曼军事网

image007.jpgimage008.jpg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