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富有的军事迷--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世上最富有的军事迷

文/William Lam 总点击:152 总字数:3400


 

说到保罗・艾伦(Paul Gardner Allen),大家大概会想起210亿美元的身家、微软创办人之一、很多上市公司的主席、NBA球队、很多科研及慈善项目、明年试飞的巨无霸空中运载火箭发射载台“同温层发射台”号等等等等。不过,对于军史研究而言,他代表着另一件事:找沉船,尤其是过去海军著名沉舰。

image001.jpg

(同温层发射台将于明年首飞)

 

就军史研究界来看,保罗•艾伦可能是世上最有钱的军迷,他自己就搞了个军事博物馆,并协助不少航空博物馆收集及修复各类型军机,而在海军研究方面,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会记得三年前保罗•艾伦出动自己的超级游艇八爪鱼号,于菲律宾中部水域找到旧日本帝国海军大和级二号舰武藏号。事实上保罗.艾伦早在2003年已开始投入海洋研究及考察工作(比较出名的是2012年时协助占士金马伦探索马里亚纳海沟),但近年才分更多心力于水下沉船/沉舰的考察,而且他的团队很快就变成世上寻找沉没军舰的纪录创造与保持者,直至今时今日。

image003.jpg

(舰身及炮塔的主色和射控仪的主色有较明显不同,右图是战沉前半个月朱诺号最后公开照片。)

 

沉没船舰考察,和其他古迹考古一样,除作为观赏、纪念外,最重要是为战史 / 技术史研究提供进一步的具体史料,以补充文献纪录的不足。例如水下考察发现泰坦尼克号的钢板含碳量较高,令钢板弹性下降;俾斯麦号的水下考察,印证英军在俾斯麦号沉没前发动的鱼雷攻击并未对水下结构构成严重破坏等。单就提供具体史料而言,艾伦的团队可以说贡献良多,以最新找到的朱诺号为例,这次探究初步解开了该舰其中一个谜团:由于大部分原始数据已随舰沉没,该舰的最后涂装一直众说纷纭,只知道1942年9月后舰长希望涂上一种类似美国海军在大西洋常用的粉灰色单色涂料(Mountbatten Pink),但南太平洋的美军应该没有提供这种涂料。现时透过残骸,似乎可肯定主船体是Measure 23 浅灰(Light Grey),部份射控装备则是海灰/霾灰色(Ocean Grey / Haze Grey),严格来说是美军热带反潜用标准涂装;另外,之前对扶桑号的考察,亦证明船身断裂位置并非传统历史研究所指的第三炮塔,而是舰桥前方的第二炮塔;这里已经不计三年前经由对武藏号的考察,而得知该舰与大和号在细节上的诸多不同。

image005.jpg

(扶桑残骸声纳图与同比例线图的比较,作者制图。)

 

过去搜寻海底军舰残骸的工作都是“单程票”,每一次水下考察不但准备多年,更几乎只可以考察一艘军舰(或者只能一次考察就近一至两艘),部分资金较少的考察者,更是只能标定沉船位置,等进一步资金到手,才能回来作深入的拍摄工作;然而,保罗•艾伦的团队不但同时拥有两艘科考研究船(由2017年开始),即他自己的改装超级游艇八爪鱼号,以及科考船海燕号,而且团队的研究资金及装备均十分充裕,除进港修补、休息及装备升级外,几乎能全年全天候参与各种海底考察或海洋研究工作。

image007.jpg

(左为八爪鱼号,右为海燕号。)

 

技术的进步亦大幅降低水下搜索的成本及难度,令艾伦的团队更加如虎添翼:艾伦的团队与过去大部分水下搜索团队的不同点,在于不再采用母船声呐搜索及有人潜航观察模式,而是采用自主水下载具AUV来回巡航搜索,以及全无人化的水下考察方式:先由具备声呐系统的自主水下载具AUV(Remus 6000 AUV)在指定海域及更深的海中来回扫瞄,将更清晰的声呐资料传回母船,再由团队绘制出区域海底地图,从中找出海床上可疑目标,再以无人水下艇(Argus 6000 ROV)进行针对性的拍摄及考察工作。

image009.jpg

(声呐扫瞄成像技术(类似雷达SAR成像扫瞄)在这二十年来进步神速,莫说海底地形,甚至连船舰/飞机残骸亦能清楚显影。此为艾伦团队制作的阿托利亚号巡洋舰残骸显影。)

 

这种搜索及考察方法不算新颖,早在上世纪90年代已投入应用,但主要用在搜寻海难或空难中沉没的船只和飞机的残骸,例如2008年法航447班机空难,法国最后就是靠这方法找到残骸。艾伦团队可说是首批将两个方法一同运用于沉舰搜索的团队之一。这搜索方法虽然缺乏水下考察的人文关怀成份(这点无疑是占士金马伦团队做得更好),但优点在于母船只需坐镇海域,不用自己来回巡逻扫瞄,而AUV更为灵活,来回巡逻扫瞄的方式及深度可有更多变化,“景象”也更清晰,更适合作为首阶段单调且可能耗时很久的区域搜索工作,而且全无人化考察不但能加长潜航时间,亦能大幅提高安全性、减少维修整备成本与及船员的工作量,亦能集中人手以对海底情况进行分析。

image011.jpg

(现时所知铁底湾沉舰身份及位置图)

 

艾伦团队这三年来在菲律宾中部的搜索任务中,找到多艘太平洋战争末期三次主要战役的战沉舰,即包括1944年10月锡布廷海战、苏里高海战及11月奥尔莫克湾战役的大约12艘沉舰。这次他们没有明言在澳洲东北部及所罗门群岛海域干什么,但明显和太平洋战争中期一系列南太平洋海战有关。事实上,今次除了在澳洲东部海域找到珊瑚海战役中战沉的列克星顿号外,由搜索区的范围来看,目标显然是1942-1943年南太平洋海战中的沉舰,例如号称「铁底湾」的瓜达卡纳尔岛北岸是美日海军1942至1943年撕杀得最惨烈的水域,水下至少有60艘军舰的残骸,八瓜鱼号在2015年6月时已先定位了其中29艘并已初步为两舰拍照,今次有可能是重回铁底湾为其余水下沉船定位及拍照;另外,他们的考察也可能包括美国海军于1942-1943年南太平洋海空战中沉没的黄蜂号(CV-7)、胡蜂号(CV-8)航空母舰、两艘日本战列舰,还有于珊瑚海战役沉没的日本轻航母祥凤号。

image013.jpg

(美军拉菲号驱逐舰于第三次所罗门海战中单舰突入日军舰列,最后饮弹身亡,也是铁底湾著名沉舰之一。)

 

成果虽然丰硕,艾伦团队的搜索及考察工作长期以来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例如甚少公开全部的搜索片段:以2015年搜索武藏号为例,那次他们公开的资料,总计相当于1.5小时的海底考察片段,并解开武藏号很多未解之谜,但这明显与团队对残骸的考察时间(至少三次,100小时以上)有出入,而且部分完整残骸(如46CM主炮塔、水上飞机吊车等)虽然标定位置,却没任何数据提供;后来才知道他们将所有片段卖给了NHK,并由NHK制作特别考察节目(NHK同样没公开所有片段内容)。另外部分更有价值的巨舰(例如最终改装状态没有任何照片保留的扶桑号)除提供有限的照片外,还未有更详细的影像数据。这可能由于片段已有买家预订,并由他们决定用途有关。

image015.png

(NHK特别节目中首次展示的武藏号不同部位残骸.)

 

另外,由于任务相当多,面对重要性较低的目标舰,考察工作也显得较仓促,深入程度似乎难以和占士金马仑策划及参与的两次沉船考察相媲美。相对地,目标舰的后续研究也及不上他们,后期的深入研究工作往往由另外的机构负责(例如购入武藏号片段的NHK自己组织了专家组)。

 

艾伦的团队绝少透露他们进行中及将来的任何计划及目标。不过,现时还未找到确实位置的著名沉舰之中,日本帝国海军占了大部分,故他们余下的目标明显和日本帝国海军有关了,中途岛海战四艘日本航母明显是他们其中一个重要目标;另一方面,二战最大也最神秘的航母信浓号也可能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事实上这条船的官方资料几乎全被投降后的日本海军部销毁,只余一张很模糊的近照,以及船厂保留的部分船舱/兵装配置简图。另外,年初团队亦协助过美军搜寻于去年11月坠海失踪的C-2型舰载运输机,而由于其深海探测技术日益纯熟,不排除他们可能加入搜索MH-370残骸。

image017.jpg

(信浓号1:700模型。很多细节其实是靠尚存的配置图,加上战争后期日本海军典型设计而“推敲”出来的。)

 

IT行业出身的美国富豪,将自己的财产基金化后,似乎特别喜欢出资搞特别研究活动,例如比尔-盖兹投入新式核能及太空科技研究;佐贝斯则成立蓝色起源,潜心投资载人航天,同时也乐于投资不同科技公司(当中不少是涉猎前沿科技,包括核聚变发电);当然,还有资产稍少于艾伦,现在全力搞SpaceX的马斯克了。无论他们背后目的是什么,客观上都对人类科技以至各方面的发展有相当的贡献。当然,对二战海军军迷及海军研究者而言,保罗・艾伦的工作就更具意义,因为相对于各国海军及研究机构对海底沉舰考察兴味索然,艾伦的团队随时是他们的“最后希望”……

(William Lam 文)

雷曼军事网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雷曼军事网

image019.jpgimage020.jpg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