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大海战(17)--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大海战(17)

文/ 总点击:158 总字数:8000


美国独立战争中的海上游击战

 

北美大陆原本是土著居民印第安人世代生息繁衍的地方。15世纪末,西班牙航海家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欧洲人贪婪的目光便盯上了这片富饶的土地。17世纪初,欧洲开始向北美移民,打破了这片肥沃土地的安宁。1607年,第一批英国移民在弗吉尼亚建立了第一个殖民点——詹姆斯城,从此掀起了向北美大陆移民的热潮。至1733年,佐治亚城建立,英国先后在北美东海岸建立了13个殖民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殖民地人民日益融合,在北美大陆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美利坚民族。

image001.png

欧洲移民给北美大陆带去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那里迅速萌发。农业、工商业,尤其是航海业、造船业、海外贸易蓬勃发展起来。然而,英国的殖民统治严重地制约了北美资本主义的发展,因此殖民地人民迫切需要挣脱对宗主国的依附关系。但是,这一强烈愿望遭到了英国政府的坚决阻挠。为使北美殖民地永远充当其廉价的原料基地和商品倾销市场,英国极力遏制殖民地经济的自由发展。英国殖民当局接连颁布法令,禁止向阿巴拉契亚山以西迁移,禁止殖民地发行纸币,宣布解散殖民地议会,对殖民地课以重税,并加紧了军事控制。英国殖民当局在北美胡作非为,激起了殖民地各阶层人民的强烈反对。人们纷纷走上街头,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1770年3月5日,驻波士顿英军侮辱当地学徒,激起该城人民愤怒并与英军发生冲突,英军开枪杀死数人,造成“波士顿惨案”。次日,全城居民集会抗议,迫使英军从城里撤走。1774年,英国政府变本加厉,又接连颁布了5项法令,使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殖民地人民忍无可忍,决心拿起武器与殖民当局抗争。于是各殖民地纷纷储集军火,制造武器,组建民兵队伍。1774年9月5日,12个殖民地选派的55名代表在费城召开了第一届大陆会议,共商抗英大计。会议一致认为,殖民地人民与宗主国之间除了用战争解决问题外,已经别无选择。


1775年4月18日,马萨诸塞总督托马斯·盖奇根据密报派遣驻波士顿的800名英军前往康科德,搜缴当地民兵的秘密军火库,并企图逮捕当地“通讯委员会”领导成员。截获这一消息的“通讯委员会”情报人员星夜飞报当地民兵“一分钟人”。一分钟人”在北美享有盛誉,是反抗英军、追求自治的民兵游击战士,他们出为兵,入为民,来无影、去无踪,四处袭扰英军,让英国人在美国战争期间吃尽了苦头。接报后,“一分钟人”立即集结,设下埋伏。翌日清晨,英军进至列克星敦和康科德一带时,遭到了早已严阵以待的“一分钟人”的袭击。“一分钟人”从岩石、树林、灌木丛后面对准英军发出了雨点般的射击。这一仗,英军伤亡273人,北美民兵伤亡93人。更加重要的是,列克星敦和康科德的枪声揭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8月23日,英王发布告谕,宣布北美殖民地的反抗为非法,决心武力镇压,声言“宁可丢掉王冠,决不放弃战争”。12月22日,英国议会通过派遣5万军队赴北美镇压革命者的决议。面对这一形势,北美殖民地于1775年6月15日召开了第二届大陆会议,决定组建正规的大陆军。原英军上校、弗吉尼亚种植场场主乔治·华盛顿被任命为大陆军总司令。英军企图凭借其陆海军优势首先切断新英格兰与其它殖民地的联系,然后各个击破。北美大陆军在华盛顿率领下采取避敌锋芒、持久抗敌的作战方针,同英军展开了长期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

image003.jpg

1775年6月17日,波士顿民兵在邦克山战斗中与装备精良的英国正规军展开了第一次正面交锋,迫使英军从波士顿撤离。这一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殖民地人民为独立而战的信心。1776年7月4日,北美大陆会议通过《独立宣言》正式宣布脱离英国而独立。英国决不接受这一结果,凭借其海陆军优势,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向殖民地发起了猛烈进攻,使大陆军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为了摆脱困境,华盛顿于1776年12月25日圣诞之夜率部渡过特拉华河,成功奇袭了特伦顿黑森雇佣军兵营,接着又乘胜在普林斯顿重创英军,使陷入低潮的美国独立战争重新获得了活力。1777年7月,英军计划兵分三路,分进合击,会师奥尔巴尼,企图尽快实现切断新英格兰与其它殖民地联系的战略意图。约翰·伯戈因率领北路军7200余人从蒙特利尔孤军南下,立即陷入新英格兰民兵的汪洋大海之中,处处遭到民兵围追堵截。在弗里曼农庄和贝米斯高地接连受挫后,伯戈因被迫退守萨拉托加,却又被三倍于己的北美大陆军优势兵力团团围住。10月17日,伯戈因在弹尽粮绝、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被迫率领5700名英军投降。萨拉托加大捷改变了美国独立战争的战略态势和国际地位,成为美国革命战争的重要转折点。


为了配合陆战场的战斗,北美民兵1775年还在海上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武装斗争。6月12日,缅因的林区工人在马蔡亚斯海面经过激战后俘获了英国海军“玛格丽塔”号帆船。6月15日,老水手亚伯拉罕·惠普尔率领两艘小型战船抓获了英国海军“玫瑰”号辅助船。整个夏季,新英格兰民兵驾着各种船只从隐蔽的海湾、岛礁和港口频频出击,袭扰停泊在港湾内的英舰。他们还焚烧灯塔,破坏导航设备,给英国海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美国独立战争领导人乔治·华盛顿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战略家和军事家,他很早就认识到海上力量将在整个战争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他在战争爆发不久就着手建立自己的舰队,最早编入现役的是1775年9月5日下水的“汉纳”号小型帆船,船员由参军的水手和渔民组成。以后,他又把7艘轻型武装船编入现役。这支被称为“华盛顿海军”的舰队活跃于海上,先后捕获了55艘英国运输船,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给英军以沉重的打击。


随着战争的深入和扩大,建立海军的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1775年8 月26日,罗得岛居民大会建议组建一支美国舰队。北美大陆会议很快对罗得岛的决议作出回应,在10月13日召开的北美大陆会议上讨论决定:将1775年10月13日定为海军诞生日并正式成立“海军委员会”,由海军委员会负责建造、装备舰船和制定规章。此后两个月里,海军委员会先后购买了2艘三桅船、2艘方帆双桅船、2艘单桅纵帆船和2艘多桅纵帆船共8艘商船并将其改装成战舰,组建了美国海军的第一支舰队。11月10日,北美大陆会议又批准建立海军陆战队并组建了两个营。12月13日,北美大陆会议再次批准一项计划——在3个月内建造13艘快速战舰,准备组建美国海军第二支舰队。时年57岁的罗得岛人伊塞克·霍普金斯——海军委员会罗得岛委员的兄弟——被任命为舰队的总司令,职位与华盛顿将军在美国陆军中的职位相当。霍普金斯似乎是合理的人选,他20岁出海,后来成为一个拥有17条商船的船队队长,在七年战争中就是一个勇敢的私掠船水手。


1776年2月18日,8艘战舰在特拉华湾海面上迎着东方的旭日升起了“大联合旗帜”,美国海军的第一支舰队整装待发。霍普金斯受命率领舰队去执行清除弗吉尼亚和卡罗来纳沿岸敌人的任务。当获悉在巴哈马群岛的新普罗维登斯岛存有军火时,霍普金斯仗着有权自由决定的条文,擅自决定改变计划,指挥舰队驶向新普罗维登斯岛。3月3日,他派200名陆战队员和50名水兵向岛上发起攻击,克服守军象征性的抵抗后拿下了两个要塞,缴获了大量有价值的战利品,但装载弹药却花去了整整两个星期的宝贵时间。4月6日,舰队满载返航到布洛克岛东南24海里处时与英国海军“格拉斯哥”号快速战舰不期而遇,双方展开了追逐战。经过4个小时的追逐混战,没有战争经验的美国舰队被打得七零八落,已经无法再执行正常的巡逻任务。此后几年,霍普金斯因树敌太多和指挥不力而遭到北美大陆会议一些代表的强烈反对,最终被解除了职务。


美国海军计划建造的第二支舰队最后只有7艘风帆战舰建成下水。这些战舰没有再组成统一的编队作战,而是化整为零,与英国海军的正规舰队进行周旋。在一系列海战中,既好又快的“汉考克”号被一艘装备有44门火炮的英国战舰缴获;“罗利”号在佩诺布斯科特湾被强敌追击时被迫撞滩;“华伦”号在佩诺布斯科特远征中损失;“兰道夫”号在一场力量悬殊的海战中爆炸沉没;“波士顿”号和“普罗维登斯”号则在保卫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战斗中被迫投降。最后只剩下“特兰伯尔”号,也已不能独立执行任务。


1779年7月,为了攻击位于缅因州卡斯廷的英国托利党人基地,美国马萨诸塞州海军组织了一支由24艘运输船和16艘护卫舰组成的远征舰队,并得到了美国海军3艘舰船的加强。这支舰队中多数舰船都是装备较差、火力不足的小型舰船,火力最强的“华伦”号快速帆船也只有32门火炮。“华伦”号船长达德利·索尔顿斯托尔担任远征指挥官,舰队在7月末到达卡斯廷外的佩诺布斯科特湾后暴露出组织松散、纪律不严、指挥不力等问题,行动非常迟缓。这倒使英国舰队赢得了增援的时间,由6艘战舰组成的英国援军于8月14日从纽约赶到佩诺布斯科特湾,对先到那里的美国舰队展开了猛烈攻击。很快,美国舰队就被打乱了阵营,舰船有的被击毁,有的被俘虏,剩下的不光彩地沿着佩诺布斯科特河只顾逃命,不少都撞上了河岸。就这样,继袭击新普罗维登斯岛之后,美国海军进行的另一次较大规模战役又失败了。


到1780年,美国海军舰队作为整体海上作战力量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然而,另一支非正规海上作战力量从战争初期到战争结束都一直没有停止过海上斗争,而且还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化整为零,以对英军海上补给线进行大范围袭扰破坏为主要作战样式,同大量武装私掠船一起开展“海上游击战”。这场海上游击战在北美沿海、大西洋、印度洋、欧洲水域全面展开,并涌现出了一批优秀舰船长。他们四处袭击和掠夺,打了就跑,取得了突出的战绩。

image004.jpg

1776年9月,富有爱国热情的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生戴维特·布什内尔在华盛顿将军的支持下研制出一艘单人操纵木壳潜艇,命名为“海龟”号。该艇外形酷似海龟,艇内空气可供驾驶员呼吸半小时;艇体上部装有2根通气管,上浮时打开,下潜时关闭,从而可以补充新鲜空气。艇内设有压载水舱,用手泵控制水柜内的水量,控制潜艇上浮和下沉;艇内还装有一块90千克重的铁块,危急时刻只要抛掉铁块,潜艇就可以迅速上浮。“海龟” 号潜艇的运动通过水平和垂直方向上的两个靠人力驱动的螺旋桨来控制,可以达到6节左右的航速。武器则是挂在艇体外面的一个重约68千克的炸药包,攻击时可在艇内控制将炸药包挂在敌舰外壳上引爆。


9月7日,历史上第一次潜艇攻击开始了。美国海军上士埃兹拉·李驾驶着“海龟”号潜艇成功地潜到了停泊在纽约港内的英国舰队旗舰“鹰”号的尾部,接着用钻头在敌舰上穿孔以便固定炸药包。不巧的是他钻的地方正好是一块金属板,钻了半个小时都没钻透敌舰,只好上浮返回。“海龟”号潜艇虽然没有取得战果,但却揭开了潜艇实战的序幕。从此人类的战场也从陆地、水面发展到了水下,“海龟”号潜艇也以其与现代潜艇相同的设计原理而赢得了世界上“第一艘军用潜艇”的美名,在世界潜艇发展史占据了一席之地。

image005.jpg

美国最早的游击活动多在美洲大陆的近岸水域进行。进入欧洲水域袭击英舰的第一艘美国海军舰船是由兰伯特·威克斯指挥的“反击”号方帆双桅船。1777年1月,“反击”号从法国南特起航,很快便在海上捕获了5艘英国商船。1777年5月,美国驶来的“列克星敦”号方帆双桅船和在法国装备的“海豚”号独桅前后帆快船加入了威克斯的行列。5月28日,威克斯率领由3艘舰船组成的小编队深入爱尔兰海,1个月之内就捕获了18艘英国商船。有一次,英国一艘装有74门火炮的战列舰盯住了威克斯的“反击”号并追了整整一天,结果还是威克斯机智地把大炮扔到海里以减轻重量,最终摆脱了英舰追击。这年秋天,表面上保持中立的法国迫于英国的强大压力,不能继续让美国舰船停留在法国港口,威克斯被迫返航回国。“海豚”号快船因无远航能力而无法回国。“列克星敦”号刚离开法国海岸就被英舰“警觉”号俘获。“反击”号则在纽芬兰大浅滩附近海域遇上了强暴而沉没,全船包括兰伯特·威克斯船长在内130人除1人被救起外全部遇难。


戈斯塔瓦斯·康宁汉指挥的“突击”号斜桁横帆小船在海上游击战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1777年5月1日,康宁汉驾驶这艘小帆船在敦刻尔克海面俘获1艘英国帆船。损失一艘帆船不重要,重要的是船上的机密文件,英国为此向法国提出了抗议。法国政府为了平息事端,暂时拘留了“突击”号,也关押了康宁汉,但却拒绝把康宁汉送交英国审判。几个月后,康宁汉获救,又设法弄到1艘装有14门火炮的炮舰。他驾驶着这艘“复仇”号炮舰巡航于英国、法国和西班牙海岸之间,在18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竟捕获了近60艘敌船。英国大为恼火,迁怒于法国并激化了英法之间的矛盾。


在海上游击战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是约翰·保罗·琼斯。约翰·保罗·琼斯原名约翰·保罗,1747年出生在苏格兰的一个穷苦园丁家庭。保罗真是个航海天才,从小就喜欢大海,刚满13岁就成了一名水手学徒,19岁时便成为当地最年轻的大副,21岁就当上了船长。身高只有1.65米的保罗平时举止优雅,穿着得体,但他发起火来却很吓人,这种暴躁的脾气伴随了他一生。1773年,保罗船上的部分水手因工资问题密谋造反,保罗狂怒之下拔剑处死了兵变主谋,结果被英国政府通缉。于是,保罗逃到美国,并改名为约翰·保罗·琼斯。他的传奇故事从此拉开了帷幕。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后,他投身于急需人才的北美殖民地海军,在大陆海军中担任高级副官,被分配到霍普金斯指挥的舰队旗舰“阿尔弗雷德”号上任职。1776年5月,他奉命指挥“行动”号三桅战舰。这是一艘航速较快、装有12门火炮的战舰。琼斯指挥这艘战舰出没于大洋,经常对那些船体大、火力强的英舰实施快速偷袭,不到两个月就押着8艘“战利品”凯旋归来。12月一个静谧的夜晚,琼斯又指挥战舰隐蔽出动,突袭英国舰队的锚泊地,俘获了英国“美里西”号大型武装运输舰。该舰上满载着各种军需物品,仅冬季军装就有1万多套。这时,总司令华盛顿正在为大陆军的军装发愁,这可解了总司令的燃眉之急,琼斯为美国立了一大功。


很快,琼斯又在酝酿一项更大胆的计划——横渡大西洋,用“打了就跑”的战术袭击英伦军港。北美大陆会议很快批准了他的计划,1777年6月,他受命指挥装有18门火炮的 “游击者”号新舰。1778年春,琼斯指挥伪装成商船、其貌不扬的“游击者”号出没于大不列颠以西海域。每当毫无戒备的英国舰船进入它的射程时,这艘“商船”就突然开火,将冰雹似的炮弹砸向英国舰船。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动,琼斯每次遇到英国舰船都必然击沉或俘获,决不让其逃脱。


琼斯并不满足于在爱尔兰海域的大胆游猎活动,要当第二个勒伊特,决定冒险去袭击英国的怀特黑文港。1778年4月22日,琼斯率领战舰乘着夜幕的掩护驶抵港湾,并亲自带领敢死队悄悄地登上了堤岸。琼斯沉着指挥,队员们迅速解决了要塞里的哨兵,毁掉了要塞上的大炮,点燃了停泊在港湾里的1艘大船。该船燃起熊熊大火,很快引燃周围的舰船,港湾里顿时一片火海。琼斯却乘机带领敢死队员溜之大吉。这是自英荷海战以来外国军舰对英国港口的第一次袭击。琼斯并未就此罢休,第二天又率舰穿过索尔威湾,袭击了圣玛丽岛,并且光顾了岛上塞尔科克伯爵的家。

image006.jpg

“游击者”号的连续袭击,震撼了英伦三岛。英国海军立即派出巡洋舰搜捕“游击者”号,英国海岸到处都响彻着刺耳的警报声。4月24日,英国海军装有20门火炮的“德雷克”号快速战舰搜索到北爱尔兰卡里克弗格斯海面时找到了“游击者”号。琼斯毫不惧怕,指挥若定,同英舰展开了近距离激战。为了削弱敌方战斗力并最后俘获之,琼斯指挥以猛烈火力对准英舰桅桁齐射。“德雷克”号一会儿桅杆断裂,一会儿横桁坠落,一会儿帆蓬洞穿,很快便失去了操纵能力。不到一个时辰,英舰指挥官便投降了。从此,琼斯声名鹊起,很快传遍了欧美和整个西方世界。气急败坏的英国海军派出一支庞大的舰队去消灭他,却始终捕捉不到他的踪影。


1779年8月,琼斯又率领一支由5艘舰船组成的小舰队出海袭击英国运输船。他指挥的旗舰是装有42门火炮、排水量900吨、又旧又慢的“好人理查德”号。另外还有1艘美国新建的装有32门火炮的“联盟”号快速舰和3艘法国武装私掠船。抵达英国海域后,琼斯的小舰队顺时针绕不列颠群岛转了一圈,抓获了好几艘敌船,缴获了许多战利品,俘获了许多囚犯,但却没有遇上真正的对手。9月23日,琼斯迎来了使他扬名世界海战史的一场战斗。当天傍晚,琼斯率领他的小舰队在英格兰东海岸的弗兰伯勒角附近偷偷接近一支前往波罗的海的英国船队时遇上了两艘火力强大的英国护航舰——装有50门火炮的新型快速舰“塞拉皮斯”号和装有22门火炮的“斯卡伯勒女伯爵”号。虽然夜幕很快就要降临,但琼斯还是决定立即向敌舰开火。战斗打响后,琼斯小舰队内的其它舰船便转身逃走,只剩下“好人理查德”号孤军作战。幸好法国快速舰“培拉斯”号及时赶回来参战,打败并俘获了“斯卡伯勒女伯爵”号英舰。琼斯的“好人理查德”号减轻了压力,便集中全力与“塞拉皮斯”号展开激战。这次,琼斯可真遇到了劲敌。双方开火不久,“好人理查德”号下甲板的炮位就迸射出一片火光,从舰首到舰尾都剧烈地颤抖起来,刺耳的尖叫声和皮肉烧焦的恶臭味弥漫了夜空。“好人理查德”号上两门能发射18磅炮弹的主炮都爆炸了,上甲板被炸开了一个大洞,舰身也向一侧倾斜,不少船员掉进了大海。琼斯意识到,他的老舰绝不是“塞拉皮斯”号的对手,唯一的希望就是设法靠近敌舰,登上敌甲板格斗取胜。然而,由于敌舰航行速度快,机动性能好,加之舰长操纵熟练,他很难实现这一意图。倔强的琼斯并不甘心,他继续努力,在双方你退我进、你躲我追的机动过程中,“好人理查德”号的舰首一下子撞上了“塞拉皮斯”号的舰尾。这个位置并不有利,“好人理查德”号连仅存的几门火炮都无法瞄准射击了。英舰舰长皮尔逊眼看胜利在望,便轻蔑地对琼斯喊道:“你们的舰还能打吗?赶快投降吧!”琼斯却毫不示弱,豪情万丈地回击道:“我们还没有开始战斗哩!”他的这句话后来成了美国海军的名言。

image007.jpg

在这危急关头,琼斯嘴上不服输,头脑很清醒,他指挥“好人理查德”号旗舰借助风力迅速摆脱不利位置后又绕到了对方舰首。“塞拉皮斯”号躲闪不及,舰首撞上了“好人理查德”号的尾部舵楼甲板,并被其后桅上三角帆的帆索死死缠住,两舰首尾连到了一起。为了把对方牢牢拽住,琼斯乘机跳下舰桥,亲手抓住英舰的前支索绑到“好人理查德”号舰的后桅上,并命令士兵用铁钩把两舰死死地锁在一起。紧接着,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接舷格斗,双方炮口对炮口地射击,“塞拉皮斯”号上的火炮吼叫着压住了“好人理查德”号。不久,“好人理查德”号上的火炮除后甲板上还有两门可发射9磅炮弹外全部被炸毁,绝大部分炮手丧生。熊熊火舌燃烧着,眼看就要烧到火药库,舱内积水不断升高。面对如此严峻局面,琼斯临危不乱,一面亲自操纵火炮射击,一面指挥舰员去扑灭临近火药库的大火,一面又命令水手们拿起步枪和手榴弹全力专打英舰炮手。这一招果然奏效,英舰炮手伤亡惨重,能战者所剩无几,而运到的火药桶却越积越多,扔得到处都是。这时,琼斯手下一名水手扔出的一枚手榴弹突然滚进了“塞拉皮斯”号的炮座甲板,恰巧在一堆火药桶中间爆炸。顿时,炽热的白光四处迸射,爆炸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20多名英舰官兵当场毙命,没死者不是被严重烧伤,就是惊慌失措地跳进海里,舰上主桅也摇摇欲坠。面对对方的拼命厮杀,皮尔逊舰长精神崩溃了,他未等硝烟散尽便扯下战旗,摘下佩剑,慌忙投降了。


战斗结束后,“好人理查德”号开始下沉,虽经奋力抢救,仍在两天后沉入海底。琼斯的将军旗移到战利舰“塞拉皮斯”号上胜利返航。为褒奖琼斯的功绩,美国大陆会议专门为他铸造了一枚金质勋章;法王路易十六也亲自授予他一枚军功勋章,封他为法兰西骑士,并特意为他打造了一把金柄宝剑。约翰·保罗·琼斯舰长的战斗精神和他那句响亮的战斗口号“我们还没有开始战斗哩!”使他赢得了不朽的名声,也表达了当时美国人民争取独立的决心和信心。

(王陶然 文)

雷曼军事网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雷曼军事网

image008.jpgimage009.jpg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