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新娘--文章--雷曼军事网

雷曼军事网: 严肃,专业,权威军事网络媒体,军事门户网站!

战争新娘

文/ 总点击:1557 总字数:5200

 

战争造就的特殊群体

 

第二次世界大战充满了血腥与苦难,但也为无数的美国大兵和来自异国他乡下的女孩缔造了美满的姻缘。在二战中,美军几乎遍及欧、亚各主要战场,因此,美国的战争新娘也主要是来自欧洲和亚洲各国的年轻女孩。 

 

如今已很难精确计算出美国战争新娘的数量。据估计,从1942年到1952年的十年间,约有100万美国大兵与国外女性结婚,她们分别来自50多个国家。其中,约有10万名战争新娘来自英国,15万~20万左右来自欧洲大陆,还有大约16000名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不过,也有一些来自非同盟国。据军方估计,美军中大约有5万~10万名现役人员与来自远东一些国家的女性结婚,其中包括日本。美国移民局的记录显示,到1950年,共有14175名来自德国的战争新娘跟着美军现役人员进入美国。

wright7.jpg

(二战也为无数的美国大兵和来自全球各地的女孩缔造了美满的姻缘)

 

人们不难想象,经历了漫长而残酷的战争和艰苦的阵地生活,这些年轻的美国大兵渴望得到女性的友情和爱情。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或力量促使这些年轻的姑娘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美国大兵的怀抱?要知道,当时许多国家或家庭都无法接受这种结合,而且她们为此还要失去很多,比如离开熟悉的家园、告别至爱亲朋,还要面对未知的异国生活。人们普遍认为,互相吸引和有亲近感、难得的缘分以及彼此间的宽宏大度,都是成就异国姻缘的最重要因素,许多情况下都是综合起作用的结果。 

 

有缘千里来相会

 

1943年秋,年仅17岁的伦敦女孩艾伦·贝莉正在一家邮局上班。有一天,她与20岁的美国大兵劳埃德·克恩在大街上不期而遇。劳埃德是美国陆军第8航空队的一名上士,当时他所在的部队正驻扎在伦敦城外。艾伦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他看上去是个不错的男孩。”当劳埃德真诚地邀请艾伦共进午餐时,艾伦爽快地答应了。就这样一次看似平常的邂逅,令劳埃德和艾伦一见钟情,很快就坠入了爱河。艾伦最终嫁给了劳埃德,成为了上百万美国战争新娘中的一员。

 

对于当时饱受战争创伤和磨难的英国女孩来说,美国大兵就像是一股清新的空气,没有谁可以阻止她们去呼吸新鲜空气。而美国大兵们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方式,也让众多英国女孩为之倾倒。美国大兵也乐意与英国贫穷的市民们分享自己的物品,一块巧克力、一支香烟、一双丝袜都能让对方激动不已。难怪当时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场景:许多年轻的女孩非常愉快地伴在美国大兵身边,信誓旦旦地表达着自己的忠诚。

 

艾伦算是幸运的。许多曾经与美国现役军人约会过的英国女孩都被打上了叛国的烙印,但艾伦的父母却并不这么认为。艾伦说,“我的父母都很开明,他们不介意我与美国大兵约会。我知道许多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与美国人约会。”

 

美国人也有同样的情结。美国军方就极不支持现役人员结婚,担心他们一旦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就难免会在工作上分心。事实上,军方早已制定了多项禁令,对现役人员与外国女性结婚严加约束。但是,这些禁令名存实亡,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Doel - Wedding party.jpg

(美国军方非常不支持现役人员结婚,他们认为家庭责任会导致工作分心,并制定了多项禁令,但这些禁令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艾伦与劳埃德的爱情刚一开始就差点以悲剧告终。劳埃德当时在B-17轰炸机上担任炮手。1944年4月18日,他在执行最后一次轰炸任务时,所乘的飞机不幸被敌军击中,飞行员努力将飞机迫降在一片田野里,10名机组人员跳伞降逃生后便各自奔命。德军巡逻部队当天即抓获了其中8名机组人员,直到一周后,劳埃德和另一名战友也被抓获。他们最终被送往奥地利的克雷姆斯,关押在17-B战俘营中。

 

劳埃德被监禁期间,艾伦一直在苦苦打探劳埃德的消息。直到一年多后,盟军进入奥地利,劳埃德才被解救出来。根据日程安排,劳埃德应该立即返回美国。但是,劳埃德认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艾伦回忆说,“当劳埃德被营救出来后,他没有按规定返回美国,而是来到了伦敦。他向我的父母提出要与我结婚的请求,我父亲说,‘这事要由老板定夺。’他的意思是要我母亲来决定。我母亲说,‘我嫁给了我想嫁的人。’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么简单”

 

1945年6月16日,艾伦与劳埃德在伦敦成婚。婚后,劳埃德返回美国,开始了长达9个月的等待,等待移民局对艾伦入境申请的批复。在此期间,劳埃德退出了现役。直到1946年4月,艾伦与劳埃德终于在美国团聚。在宾夕法尼亚州劳埃德的家乡,这对坎坷的异国伴侣开始了他们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

C1946_War_Brides_Departing_on_British_Aircraft_Carrier_rdax_1024x749.jpg

(英国战争新娘搭乘美国的战舰离开英国)

 

美女爱英雄

 

如果说,英国女孩把美国大兵当成了一股清新的空气,那么,被解放的欧洲大陆的姑娘们简直就把美国大兵当成了顶礼膜拜的英雄。1944年,美国军队席卷欧洲战场。美军所到之处,欧洲市民总是倾巢而出,夹道欢迎。尽管欧洲大陆的父母们不很支持自己的女儿与美国人谈恋爱,但也不反对她们与这些迷人的外国人结婚。

 

1944年9月,在巴黎的一家教堂外,20岁的法国女大学生安妮特·贝尔曼遇见了她未来的丈夫亚瑟·贝尔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安妮特年仅15岁。在德国占领法国期间,安妮特和她的犹太家庭东躲西藏了整整两年。后来,她们一家开始为法国抵抗组织服务,直到欧洲的解放。

 

安妮特对美国大兵的第一印象是,“他们个个都很英俊、清爽,一笑起来会露出可爱的牙齿,只可惜都不会说法语。”好在安妮特的英语不错,这才有机会与亚瑟进一步接触。安妮特回忆说,“当时,他正在努力与我父亲进行交谈,但我父亲根本不懂英语。于是,我走近父亲,并问这个美国大兵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接触。安妮特回忆道,“亚瑟当时正驻扎于巴黎郊外。在那两个月时间里,每周六他都会来学校找我,然后一起步行回到我家共进午餐。饭后,我经常带他在巴黎市内到处参观,所有的博物馆都看遍了。可是,到12月时,他竟然突然消失了。”

 

当时亚瑟的部队已经向东开进,准备参加二战中最著名的战役之一——阿登战役。亚瑟从前线写信给安妮特和他在美国宾夕法尼亚的姐姐,并告诉她们,等他从前线凯旋归来后就向安妮特求婚。然而,不久之后,亚瑟的母亲去世了,他不得不暂时休假回家奔丧。期间,欧洲的战争已经结束,他也自动退出了现役。

 

安妮特以亚瑟未婚妻的名义,不远万里来到了美国。在纽约机场,他们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安妮特告诉亚瑟,“我已经向母亲保证,必须马上结婚。”5天后,他们在宾夕法尼亚的哈里斯堡正式举行了婚礼。

 

安妮特的家人尽管很喜欢亚瑟,但他们并不希望她长期居住在美国。安妮特说,“他们肯定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这种态度代表了当时大多数战争新娘的父母的心声。许多嫁给美国大兵的战争新娘,在做出这一重要决定时,离开父母往往是最令她们痛苦不堪的选择。不过,也有不少战争新娘的家庭认为,她们远嫁美国将是绝好的机会,总比他们现在所生活的被战争破坏得满目疮痍的国家要强得多。而大多数战争新娘也都渴望在一个没有受到战争威胁的国度里生儿育女。

aussie5.jpg

(抵达美国的战争新娘们)

 

来自战败国的爱情之花

 

对和平与安全保障的向往,也同样吸引着那些曾经敌对的战败国的姑娘们。但是,由于她们已被打上了敌人的烙印,要想以战争新娘的身份被美国人所接受,似乎更加困难。

 

美军进入德国后,军方高层并不鼓励美国大兵与德国市民接触和交往,还经常提醒士兵们,德国并不属于被解放的国家,而是一个敌对的战败国。但是,由于战后军方需要大量文职雇员,美国大兵与德国和奥地利文职人员的接触仍非常普遍。德国民族主义者也不赞成该国女性与美国人接触和交往,那些与美国人有过交往的女性往往会受到孤立和排斥,这种情形又逼迫她们只与美国人交往。

 

事实上,美军几乎所有现役人员从未真正严格执行过军方倡导的不交往政策,但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违反不得与德国女性结婚的禁令。于是,一些德国姑娘只好与美国大兵秘密结婚,有的甚至还生下了孩子。到1946年12月,这一禁令被正式取消。但是,美国军方仍然想方设法继续阻挠美国大兵与德国女性间的结合,比如双方结婚需要经过三个月的等待期;在结婚之前要对德国新娘进行审查。当时不仅在美军内部,就连美国国内也有许多民众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婚姻。

 

在德国境内,美国大兵遇到的也不仅仅只有德国女性。1945年,盟军解放德国时,共释放和解救了大约950万名来自欧洲各国的劳工、囚犯和集中营的幸存者,佐拉·沃什就是其中之一。佐拉一家是塞尔维亚人,被营救后他们很担心会被强制遣送回南斯拉夫,于是便私自前往慕尼黑的美国人管辖区。佐拉在当地的红十字会服务部得到了一个工作岗位。

 

在慕尼黑,她遇到了自己未来的丈夫乔·沃什。佐拉回忆说,“我的母亲非常喜欢他。看到我和他交往,母亲很开心。他为人很宽厚,也很爱我。他总是开玩笑地说,‘我要娶你。’我听到很多美国大兵都曾对女孩们说过这句话。于是,我告诉他,‘我不想再听到这句话了。’”但是,最终佐拉还是嫁给了乔。3月29日,他们在德国结婚。1946年7月,佐拉抵达美国。当年12月,她的母亲和继父也来到美国与她一起生活。服役期满后,乔也返回美国与佐拉团聚。

 

同样作为战败国的日本,战后的情形与德国也差不多。占领日本的美军也要遵守相似的禁令和纪律。虽然军方并没有明令禁止美军士兵与日本平民接触,但双方之间的交往还是有一定的限度。不过,和在德国一样,美军也需要大量文职人员帮助维护战后日本社会的秩序,于是,美国大兵与日本平民的接触和交往也就不可避免了。

 

日本的战败促使日本社会中女性的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日本民族优越感的消退,旧的法律和传统对女性的束缚也被人们抛之脑后。在美军占领日本8个月后,年轻的日本女性也学会了穿高跟鞋和西式服装。尽管日本媒体仍把美国人比喻为“谋杀的恶魔”,但是美国大兵的友善和宽容与传统日本男人的强权与霸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因此也受到了众多日本年轻女性的青睐。

 

不过,美国大兵在与日本女性交往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因双方存在的种族偏见而造成的障碍。美国人普遍对亚洲人抱有一种偏见,认为亚洲人存在种种缺点;而日本人则无法接受日本女性与不同种族的人结婚所生下的混血儿,因为他们希望保持一种纯正的血统。但是,不管怎么说,二战后还是有大约10万名美军现役人员与远东地区的女孩结为连理。

4556208e813a9ad4_large.jpg

(战争新娘们宣誓加入美国国籍)

 

《战争新娘法》开辟新生活

 

在当时要找到一个外国新娘或许并不太难,但如何带入美国却是困难重重。当时不仅军内对结婚作出了限制,美国的移民法也制造了各种障碍。因此,一些战争新娘或准新娘直到结婚或订婚多年以后,仍然无法到美国与丈夫团聚。一些未能得到军方协助的战争新娘,曾经试图独闯美国,但最终都难逃被遣送回国的命运。

 

当时,美国移民法禁止不适合成为美国公民的外国人入境,而且将每年的移民人数限制在15万人,这使得异国分居以及孩子的照顾问题日益突出。为此,美国国会于1945年通过了《战争新娘法》。该法案有效期为3年,可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国外服役的美军现役人员的外国新娘(新郎)及其未成年子女更方便地进入美国。6个月后,美国国会又通过了《未婚妻法》。根据该法案,美国政府可以向在国外服役的美军现役人员的未婚妻颁发有效期为3个月的签证。若在有效期内他们没有结婚,则未婚妻将被遣送回国。

 

大多数战争新娘都是跟随换防撤回的部队或医院船来到美国的。1946年,第一批抵达美国的战争新娘引起了美国国内民众和媒体的强烈关注,有部分美国单身女性甚至还抱怨这些人“偷走了我们的男孩”。安妮特在来美国之前就已取得了硕士学位,因此她得到了一份在学校教法语的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佐拉到美国后就职于一家大型礼品商店,还经常和其他一些战争新娘出现在电视节目上,讲述她们浪漫而不平凡的经历,几乎成了名人。当然,也并非所有的战争新娘都能拥有美好的生活。跟随美国大兵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后,一些战争新娘突然发现,自己丈夫口中所描绘的富丽堂皇的家园竟然只是一所所小农舍,而且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感觉上当的她们此时才追悔莫及;还有一些战争新娘不幸成了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但为了孩子也只得忍气吞声。

 

绝大多数战争新娘都能很快调整自己,并投入到全新的生活中。由于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拥有最多的移民和移民后代,因此战争新娘能够很好地适应当地的生活,几乎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一些人还与父母取得了联系,并邀请他们到美国作客。多年后,仍然有人开玩笑地问艾伦,“你喜欢这里吗?”艾伦也总是愉快地答道,“我要是不喜欢这里,我早就回家了。”艾伦的回答或许代表了绝大多数战争新娘的心声。

((美)布伦达·韦尔特 著 李彬 编译)


  • A+
  • A-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关于我们 用户指引 作者指引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反馈